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魅影传 -> 书目 -> 第九十五话 双子环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九十五话 双子环

    天元,九二九年,阳历三月二十日。

    「卡瑟」,最大的苹果树上,「林檎医馆」的范围内。

    一名实习医者,在「吸烟区」走出来,一推开琉璃门,他看见外面的人,连忙就要把琉璃门关上…

    「你不是有病人吗?怎么跑这来了?」珍妮花,也就是田中花,手上拿着一个「奶瓶」,对那名实习医者喝道。

    「呃…」实习医者垂头丧气的走出来,才回答道:「老师…是有个堂本修大人带来的病人…但是那老太太是晒咸鱼的时候,不小心被咸鱼的鳍刺破了手而已…小恒已经在里面处理伤口了…所以…所以我才出来…提提神…」

    「奶奶(第一音节)!奶奶!…」老乔的声音,在医馆所在的大苹果树那节分枝上的「小树屋」中传出!

    「奶奶来了!」珍妮花喊完,狠狠盯了她的学生一眼,「算你运气好!快回去帮小恒的忙!」说完,珍妮花换回一副慈祥老太太的脸,奔着到「小树屋」那边去了!

    实习医者看着师父的变化,一边往医馆里走去,一边幸灾乐祸道:「呼!谢谢“小祖宗”的“救命”之恩!大恩不言谢!叔叔这就回去努力工作!希望你“阿姨”能看上叔叔!到时候叔叔让她给你生一大堆表弟!表妹!嘿嘿嘿!」

    「小树屋」内。

    珍妮花把「奶瓶」递给老乔,然后用两手的食指,轻轻碰了碰老乔手上抱着的那个一岁多的小胖娃娃那胖嘟嘟的脸!开始逗起娃娃来!

    「外婆!别打搅人家吃“大餐”啦!」老乔模仿着小孩子的稚音,在说话。

    于是,珍妮花又换成用声音和鬼脸去逗那个小胖娃娃:「唔…嘿!唔…嘿嘿!唔…嘿!…」

    老乔一边喂小胖娃娃,一边道:「你别这么活泼…别明天起床又说“这痛”!又说“那疼”的…」

    换作以前的珍妮花,现在肯定开始训斥起老乔来了,但是现在,她学会了“等老乔把话说完!”

    果然,老乔的话还没说完,继续说道:「…心疼死我了…」

    「知道啦!我还要带“小祖宗”去晒晒太阳、散散步呢!」珍妮花坐到老乔身边,靠着老乔,看着“小祖宗”,温柔地笑道。

    「这些外公也可以啦!外婆还是专注泡奶奶吧!」老乔又用稚语说道。

    「哎!奶奶~」“小祖宗”像是很懂似的,叫了出来。

    「你看!小祖宗也认同了你的“泡奶奶功夫”!」老乔笑道。

    珍妮花见“小祖宗”伸出了肉乎乎的小手,她伸出了食指,“小祖宗”果然抓住了她的手指,一边摇晃着,一边吃他的“奶奶”!

    看着“小祖宗”那黑发黑瞳,珍妮花忽然叹了口气:「唉……」

    「怎么了?」老乔问道。

    「没…这么小的人儿…就要用这种方法改变瞳色…」珍妮花心痛不已地说道。

    「那也没办法啊…他这瞳色,一看就知道是谁家的种了…」老乔换了换手握「奶瓶」,并说道。

    「其实染发不就好了…」珍妮花说道。

    「小孩子,身体长得快!染发的话,很快又要染一次,这样伤害更大!还不如改瞳色呢!」老乔道。

    「唉……可怜了我们的“小祖宗”呐!」珍妮花轻轻晃着她的手指。

    「唉…我还是觉得我们女儿更可怜…才多大?就经历过这么多…如此年轻就要独自带着个娃…不行!我一定要给她找个好男人!…不过也亏当初他们两见面的时候!我们完全看不出他们竟然认识…」老乔发现“小祖宗”喝着喝着,就睡着了,所以把说话的声音放轻了。

    「其实这也不能说明他不是好男人啊!他是不知道有“小祖宗”的存在而已!要是他知道,我相信他不会这样的!」珍妮花也降低了音量,说道。

    「嗯…要不是当初女儿请的那个奶娘不肯来我们“卡瑟”住“树屋”,女儿瞒不住我们了,才坦白了…恐怕我们也不会知道有“小祖宗”的存在呢!所以有一句古语说得对“假如一个女人不想让你知道的秘密,她不说,你到死也不可能知道!”」老乔轻声说道。

    「要不要偷偷告诉他呢?」珍妮花突发奇想,问老乔道。

    「千万别!我觉得现在这样,对他!对“小祖宗”来说!都是最好的结果!」老乔轻声道。

    「当然好!就是苦了我们的好女儿嘛!」珍妮花说道。

    「「唉…………」」乔氏夫妇一同叹息起来。

    「小树屋」门外,一个身穿白袍的女子,已经在这听了乔氏夫妇大半段的对话,此刻已经无声痛哭起来,眼泪不住地流出,本来伸出想要敲门的手,一直停在半空,久久都没有放下来。这个白袍女子,现在叫乔小恒!乔氏夫妇的养女!“小祖宗”的生母…

    此时,远处一个女子扶着一个老太太从「林檎医馆」走了出来。

    「咦?小兰啊…那边那位是不是刚才给奶奶包扎伤口的医助姑娘?」老太太问她孙女小兰道。

    「嘘…是的奶奶,不过她正在哭,我们还是别打扰到人家了…」孙女小兰低声道。

    「噢…那我们回去吧…」老太太轻声道。

    「但是修哥哥说他一会会来接我们…」小兰道。

    「你不是喜欢你的宏哥哥吗?怎么最近都是“修哥哥长”、“修哥哥短”的?小兰啊!做人不能这样的!特别是做女人!你小时候,奶奶不在你身边,教育不到你,现在是时候让奶奶教你做人的道理了!“做女人啊……」

    小兰本来还用心听的,可是一听见奶奶说“是时候让奶奶教你做人的道理”这句话的时候,小兰连忙阻止起她奶奶来:「…“做女人啊!要,从一而终、矢死不二、三从四德、五味俱全、六尘不染、七行俱下、八面玲珑、九年之蓄、十全十美!!!嘛!!!」

    「呃…我说过了吗?」老太太问道。

    「早说过了…奶奶教我的,孙女我都记得!第一,修哥哥他心系国家大事,从不谈儿女私情!第二,修哥哥是宏哥哥的哥哥,所以我要跟他打好关系!第三,修哥哥是堂本家里头,唯一最疼宏哥哥的人,他是爱屋及乌才对我们照顾有加的!第四,有马车不坐,走路回去吗?光他们堂本家的封地,也够我们走上半天了…这样走回去,恐怕都子时了吧?…」小兰解释道。

    「噢…也对!不过你说到一个重点了!你的宏哥哥在家中,确实只有修对他好!这一点,奶奶还是能看出来的!」老太太说道。

    「是吧?那…我们不如去那边!欣赏一下远处的风景?」小兰道。

    「嗯!好!好!好!不过…」

    老太太话没说完,远处一个背对着「升降台」的守卫,正朝她们大声吆喝道:「喂!!!你们两个外国女人!别到处乱走!修大人随时都会到!回来这边等着!真是麻烦!」

    也许是这个守卫这声吆喝的关系吧?另一边「小树屋」里头,因为喝奶睡着了的“小祖宗”「嘎嘎嘎!」地哭了起来!

    珍妮花生气道:「是谁在外头大吵大闹的?吵醒了我们家的“小祖宗”?我出去看看!」

    「嗯!去吧!去吧!」老乔说完,便开始哄“小祖宗”:「呵~我的“小祖宗”不哭!呵~不哭!…」

    说完,珍妮花依依不舍地收回被“小祖宗”一直握着食指,才推门往外走去。

    门外在偷偷哭泣的小恒,自从听见孩子的哭声,就已经抹着泪,躲到「小树屋」旁。随后,就听见门被珍妮花推开了。

    珍妮花出门一看,附近没人,就只有远处有一老一嫩两个身穿「高辛」服饰的女人,低着头,一声不哼的,被一个守卫在口沫横飞地训斥着。听声音,刚才在吆喝的,就是这家伙!

    珍妮花来到这个守卫面前,听见那个守卫正训斥着:「…知道吗?我问你们!知道堂本宏在堂本家的地位吗?一个庶出的,还敢让我们嫡出的修大人帮他照顾他的女人?你们可知道我们修大人有多忙吗?他可是“主公”身边的大红人!这也算了,我们修大人重兄弟情!但是你们啊!实在是太过分了!…」

    守卫正训得起劲,忽然看见了珍妮花,他连忙问道:「珍妮花馆长?有事吗?」

    「没有,你继续吧!」珍妮花道。

    守卫见珍妮花说“没事”于是他还真的继续训斥起来:「…我说!修大人安排你们住到高级的“树屋”,你们不肯,却非要去后山搭个木屋住!搭个木屋住也就算了,还在后山晒咸鱼!…」

    就在这时,「升降台」上走出来三个人。来到守卫身后,为首的人正要说话,却被他旁边的人阻止了,并示意他“继续听一下!”还有一个侍卫打扮的人,默默站在两人身后。

    「…晒咸鱼也就算了,还弄破了手!弄破了手也就算了!还要麻烦修大人亲自送来医馆!送来医馆也就算了,看完病,就走嘛!还在到处乱逛!也不知道修大人去哪了,万一他已经到了,要大人等你们吗?你们好意思吗?真是的!」守卫终于训了,指着人的手也放下来了。

    那个守卫正准备转身,却被珍妮花叫住了:「等等!你说她们过分?确实是老实得太过分了!这位老妹妹和小丫头好歹也是“外国友人”,远道而来,也算是“客”嘛!有你这样待客的吗?当然,这是你家主人的客人,又不是你的客人,你以为你失礼“失”的是你的“礼”吗?你以为你“失”的又是你家主人的“礼”吗?不!你要记住,她们是“外国友人”,你“失”的是“卡瑟”的“礼”!人家住不惯“树屋”,你家主人肯帮她们在后山搭木屋,关你什么事了?那木屋碍着你了吗?怎么就过分了?同样!人家晒咸鱼,关你什么事?怎么又过分了?还是咸鱼碍着你了?最后,被咸鱼弄破了手“而已”?你知道咸鱼是什么吗?咸鱼就是死了的鱼,被弄破了手,伤口处理不好又或者死鱼上有什么细菌的话…“细菌”你知道是什么吗?这种“古医学名词”你当然不可能会懂!要是你懂的你就不会说出这番话了!话说回来,倘若感染了细菌,足以毙命!你说你家主人是不是要亲自送她们过来?你说是她们过分?还是用手指着人的你过分?」

    「呃…珍妮花馆长,是“大人”,不是“主人”…」守卫没有半点悔意,只是更正了珍妮花的错误称呼。

    「你…」珍妮花生气啊!正要上前“教训”这个守卫,但是却看见他身后有个有点眼熟的面孔,对着她做手势!珍妮花又看看另外两人,都是熟悉的面孔,所以她就没有发作。

    「我怎么了?……谁啊?!」守卫见珍妮花“你”了一声之后,又不说话了,正反问着珍妮花,但是此时,却有人在他肩膀上拍了拍,他当即一副不耐烦的样子,回头大声的问道。

    「我!」此人是一个黑发棕瞳,贵族「武士」打扮的男子,手上还拿着一把「十拳剑」。(注:哈哈哈哈!不是某国神器!是指剑的长度而已!不过原本就是这个意思吧…)

    「修…修…修…修大人?!」守卫看见拍他肩膀的人竟然是自己口中的修大人,吓得腿都软了。他万万没想到,修大人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工作就是看见马车来了,就把人带下去,修大人根本连马车都不用下,更别说出现在这里了!但是很快,他就看见了另一个人,就是他口中的庶子!棕发棕瞳的堂本宏!还有一个人是他的直属上司!名叫奎木真!

    堂本修又说话了:「真!这个人不像我们家的守卫啊?」

    「修大人!他是属下手下的人…对不起…」奎木真回答堂本修之后,又对堂本宏拱了拱手,道歉道。

    「哦!」堂本修随口应了一声,便绕开那个守卫,来到老太太面前,九十度弯腰鞠躬道:「手下的人让老人家受委屈了!修!在此向老人家赔罪!请老人家原谅!」

    说完,堂本修就要单膝跪地了!老太太连忙双手扶住堂本修,但是她有只手的手指才刚包扎不久,好像碰到了,「哎哟…」地喊了一声!

    堂本修连忙站住,询问道:「实在抱歉,老人家,没事吧?」

    「哎…没事!修大人你亲自送我来医馆,我已经不胜感激了,不必多礼了!也不必道歉!这位守卫大哥也是怕我们人生路不熟的,怕我们婆孙走失了而已!」老太太连忙说道。

    「是…是啊!修…修大人,我…」

    守卫话没说完,堂本修又向小兰鞠了个躬,道:「小兰啊!修哥哥对不住你啊!受委屈了吧?」

    小兰虽然心已经飞到后面的堂本宏身上去了,但是还是不忙道:「没…没有啦!又不关修哥哥你的事!」

    「那好吧…」堂本修说完,朝小兰笑了笑,便转向珍妮花,行礼道:「真是让珍妮花前辈见笑了…」

    「嗯…算了!我相信你会处理的!我还是回去看看我的“小祖宗”去了!你们说话声音注意点就是了!本来医馆重地,就是要保持安静的!知道了吗?」珍妮花对堂本修道。

    「是!是的!看来“小祖宗”真的改变了前辈很多呢!要换作以前…呵呵…」堂本修笑道。

    「知道就好!我先走了!」珍妮花说完,真的准备离开了。

    一直没有说话,但是早就和小兰眼神“交流了很久”的堂本宏,此时听见珍妮花要走了,他连忙追上去,道:「前辈!谢谢你!」

    「谢什么谢!自己的女人也不保护好!却去“半坡”保护别的男人!」珍妮花笑道。

    「我去…前辈!你真的变了!我哥刚才跟我说起,我还不信呢…」堂本宏自「人和斋」和珍妮花吃过一次饭之外,其实并没有什么交集的。

    「对啊!老姐姐!刚才…谢谢你!」老太太也感谢道。

    「别客气啦!老妹妹!记得明天来换药!我回去看外孙子了!」珍妮花又笑了笑,便挥着手,离开了。

    「唉…没想到小恒姑娘还这么年轻,原来已经有宝宝了!」堂本宏回头对堂本修闲聊道。

    走了没多远的珍妮花听到堂本宏这话,忽然想起些什么,回头对堂本宏说:「小侍卫!你先别走!先别走!帮我带一件“东西”给“那小子”!你等等!我去拿!」说完,珍妮花也没等回应,就改变方向,往医馆里跑去!

    「呃…奶奶!不如你先坐一坐,我等珍妮花给我拿个东西…」堂本宏对老太太道。

    「好!好!好!」老太太怎么不知道堂本宏的心思呢!

    这时,那个一直被无视的守卫,又要上前解释了,但是却听见堂本修道:「真!山岳那边好像缺守卫!」

    「了解!」奎木真应道。

    「不是!修大人…你听我…」

    守卫又没说完,堂本修又说道:「真!山岳那边不缺人,边界那边好像有一个空缺!」

    「不!修大人你记错了!是山岳那边有一个空缺!边界那边!没有!」奎木真回答道。

    「呼……」那个守卫长舒了一口气。

    这次轮到扶老太太坐下之后,走过来的堂本宏说话了:「真哥!边界这种鬼地方,谁愿意去?你在边界找一个保送到山岳那边!边界不就有空缺了吗?」

    「呃…这也是个办法!那…这边的空缺…」奎木真又为难了。

    那个守卫又想说些什么求情的话,但是堂本宏走到他面前,道:「你呢!再说话,连边界也不用去了!这话呢!是庶子堂本宏说的!你大可以不信!如果信了,现在就去报到吧!我哥呢!人好!所以小时候老被人欺负!后来啊!他养成了一个坏习惯!他不喜欢谁!就无视谁!我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我呢!就言尽于此!好自为之吧!」

    「谢…谢谢宏公子!」守卫“面服心不服”,握紧了拳头,向堂本宏道谢道。

    说完,便想转身离开!

    「等等!…」堂本修开口道。

    那个守卫连忙停住,一脸兴奋的,等待着。

    谁知,堂本修对堂本宏道:「…什么叫“我爹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他是做错了事!也不向你道歉!我才不理他的!你别搞得是我错了似的!」

    「是!是!是!是我说错了…你在外人面前这样说爹…真的好吗?」堂本宏陪笑道。

    「这里有外人吗?小兰奶奶、我、真、你和小兰!都是自己人啊!」堂本修说道。

    那个守卫听到这里,终于放开了拳头,转身对着小兰的奶奶,双膝下跪道:「老人家!我错了!」说完,他便跪着行了个礼,才站起来,离开了。

    「你啊!你啊!」堂本宏指着堂本修,说道。

    「敢欺负我弟妹和她奶奶!我不让真踢他下去!已经很大度了!对吧?老人家…哎!不对!是未来亲家!才对!」堂本修对老太太笑道。

    「「弟妹!!??」」堂本宏和小兰同时看了看对方,脸都红了。

    「对!对!对!你说的对!未来亲家!呵呵!」老太太也笑了。

    「哈!」奎木真也笑了一声。

    珍妮花拿着一个桃木盒在,跑回来了,发现众人在笑,她气喘吁吁的,来到堂本宏面前,道:「小侍卫!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发烧了吗?」

    「呃…不是…我……没事!前辈有什么让我转交给谁的?“那小子”是…?」堂本宏迅速转移话题道。

    「嗯!把这东西交给那个拾仔!」珍妮花递出桃木盒,道。

    堂本宏接过桃木盒,搓了搓鼻子,问了一句:「前辈!这是?…能打开看看吗?」

    「可以的!你们继续吧!我真的要回去看“小祖宗”了!老妹妹!记得来换药!」珍妮花说完,和老太太一笑,就真的离开了。

    堂本宏打开桃木盒,里面是一个透明的琉璃挂饰!

    「这琉璃里面的是什么?」小兰眼神好,指着挂饰问道。

    「噫…好像不是植物来的…到底是什么来的?」堂本宏也发出了疑问。

    「这是“双子环”!」奎木真回答道。

    「什么是“双子环”?」堂本修问道。

    「里面的是什么东西?」堂本宏也问道。

    奎木真回答道:「里面那两条是“脐带”,长的那条,是接近母亲的那头;短的那条,是接近孩子的那头!然后绑成“环状”,制作成饰品!」

    「有什么含义吗?为什么是“双子环”而不是“母子环”呢?」小兰问道。

    「因为一“子”是“娘子”的“子”,另一“子”是“孩子”的“子”!加起来就是“双子”了!这是你们“卡瑟”的古习俗!“双子环”它代表的意思是“不想让孩子的父亲知道他有个小孩,但是又想陪伴着他,这样,孩子的母亲就会做一个“双子环”!让别人交给孩子的父亲!”所以,阿宏!你只要交给那个人就行了!千万不能说出来!」老太太对堂本宏说道。

    「为什么不能说?」堂本宏问道。

    「因为一旦说了!你就会受到诅咒!所以千万不能说!你只要交出去就行了!」老太太一脸严肃地说道。

    堂本宏一听,吓得手都抖了…

    「那…未来亲家!会受到什么样的诅咒呢?」堂本修问道。

    「你们是“卡瑟”的人都不知道吗?」老太太问道。

    「「不知道!!」」堂本兄弟同时回答。

    「我来说吧!诅咒就是…“一旦说出来了,你也会被诅咒,一定也会收到双子环!”」奎木真神秘兮兮地说道!

    「……」堂本宏被吓得马上把桃木盒关上了…

    ……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九十五话 双子环-科幻灵异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魅影传》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Zaion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