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就是黑暗 -> 书目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彼岸魔音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彼岸魔音

    现在这情况对格鲁尔来讲就两个字——要命。

    悬在半空中沾不到实地不说,还被一群黑色大蟒不断撕咬。虽说每一条黑色大蟒都对他造不成太大的伤害,顶多把他咬破皮,可伤口积少成多后对他的影响也不小。

    格鲁尔也试图反抗过,他的双手拍打着,驱赶着,无数次击中那些黑色大蟒。怎奈黑色大蟒是由没有实质的烟雾所构成,格鲁尔的手拍上去也就拍出一团团黑烟来,等它的手一挪开,那些黑烟便再次聚拢,继续以黑色大蟒的形态撕咬他。

    当敌人是空气的时候,力气再大又有什么用。

    格鲁尔既愤怒又憋屈。

    自诞生以来他就没吃过这么大的亏,那些黑色大蟒将他咬得遍体鳞伤他还还不了手。虽说只是皮外伤,看起来也有够狼狈的。被敌人整得灰头土脸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能摸到,被空间禁锢悬在空中身旁空无一物,连发泄怒气的撒气桶都没有一个,这样的格鲁尔怎会不愤怒,怎能不憋屈。

    唯一让格鲁尔觉得庆幸的是,他的身体够强够硬,对方使出诸多手段也只是让他擦破了点皮。别看那些黑色大蟒咬得欢,连半滴血都没能让格鲁尔流。

    被困住后自己无法脱困,对方也伤不到自己,一般人会绞尽脑汁的想法子脱困,而对于非一般的人来讲则并非如此。

    愤怒也愤怒过了,憋屈也憋屈过了,没能力从艾南的禁锢中脱身而出,格鲁尔选择了……呃,他选择了睡觉。

    是的,没错,就是睡觉。

    动久了是会饿的,饿了就要吃东西,现在这种情况哪有食物可找,所以说格鲁尔启动休眠模式将身体的消耗降到最低那是一点毛病没有,人家绝对不是懒病犯了。

    夯货。

    艾南哭笑不得,这种情况下也能睡着,格鲁尔真是个人才。

    对于人才艾南有一颗宽容的心,既然格鲁尔要睡,艾南就让他睡个够。

    随着艾南心念转动,黑色大蟒不再进行无效率的撕咬,它们仿佛受到了格鲁尔的影响似的,一改先前的攻击模式,纷纷在格鲁尔的伤口上盘起了身子,也进入了休眠模式。

    格鲁尔大乐:你们拿我没辙,我又不搭理你们,看你们还有精神折腾不。

    于是,他放心大胆的睡了过去。

    作死作到这种程度,艾南也是蛮佩服格鲁尔的。

    你要作死我如果硬拦着不让你死,那我未免也太不识趣了。

    艾南半闭着眼睛,法则的力量悄无声息的波动着。一缕缕发丝粗细的丝线从黑色大蟒身上散逸出来,它们中的九成在空气中逛了一圈后又重新融入黑色大蟒,剩下的那一层则通过格鲁尔的伤口渗入了他的身体。

    一根只到头发十分之一的细丝掉在一座大山上,大山能感觉得到吗?

    何况这根细丝还不是实体,而是一缕烟雾,掉落的地方也不是大山而是一个山脉般巨大的怪物。他皮粗肉厚,他正陷入沉睡,能感觉到就有鬼了。

    在格鲁尔毫无察觉的情况下他的身体一点一点的发生了变化,冥界的力量悄无声息的钻入了他的身体,将他身上染出了一块又一块黑色的斑点,然后这些斑点慢慢扩大,最终连成一片,将格鲁尔的体表全部染黑。

    要是清醒状态下的格鲁尔肯定不会对此无动于衷,艾南或许能成功做到这一步,但绝不会如此轻松,如此不费力。

    “这样的家伙也能受到世界意志的青睐,德拉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奇葩。”

    连艾格文都忍不住吐槽了。

    艾南耸了耸肩:“估计这世界的意志是个三观不正的家伙。”

    正常人哪里会选格鲁尔这样既懒惰又没脑子的夯货,德拉诺的世界意志偏偏选择了他,正是靠着世界意志的偏爱格鲁尔才能什么都不做便成为其所在世界的最强生物。

    不思进取,安于现状,说的就是格鲁尔这样的家伙。他们顶天了也就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称王称霸,一旦遭遇外来的竞争,一旦被放到整个扭曲虚空,他们什么都不是。其结局无外乎臣服于他人,或是成为他人的踏脚石。

    身体强壮的生物其自愈能力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尽管受到冥界力量的侵蚀,没有继续遭受黑色大蟒噬咬后格鲁尔体表的伤口还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

    艾格文见状法杖一指,时之沙带着星星点点的微弱光芒洒在了格鲁尔身上。在时光法则的影响下,格鲁尔的伤口被定格了,时间停留在了它受伤的那一刻。只要时之沙不被清除,格鲁尔的伤口便无法愈合。

    通过被时之沙定格的伤口,冥界的力量在继续入侵,先是皮肤,然后是肌肉,直到它们向骨骼和内脏发起进攻时格鲁尔才惊醒过来。

    独眼睁开,发现身体异样后格鲁尔想要运起力气去驱逐那股让他感觉很不舒服的能量,这时令他惊惧的事情出现了。

    平时听话无比的身体此时无论他怎么发出命令都没有动静,那一块块肌肉,一根根神经,好似被什么东西给锁死了一样,又仿佛同他的大脑断开了链接,再没有一个听他的命令。

    我连自己的身体都指挥不了吗?

    格鲁尔慌了。

    你们对我干了什么?

    “吼!”

    格鲁尔发现了远处的两个小不点,那是艾南和艾格文。直觉告诉格鲁尔,自己身上的异样其罪魁祸首就是那两个家伙。于是格鲁尔冲着艾南和艾格文低吼起来,然而这低吼也只能存在于他脑子里,他的身体并没有做出对应的动作。艾南和艾格文看到的仅仅是格鲁尔那硕大的独眼盯着自己,带着不甘,带着愤怒,也带着无尽的怨恨。

    即使你这样看着我,我也不可能放过你。

    艾南伸手一指,一道黑中带红的射线由他指尖而出,直直没入格鲁尔的独眼中,看那射入的地方正好是独眼中瞳孔的中心点。

    砰!

    装满了水又被吹得滚圆的气球被针扎破时是什么样格鲁尔的独眼就是什么样。

    眼睛被硬生生的戳破,如此巨大的痛苦即使是神经粗大的格鲁尔也受不了,他想要大吼,想要通过叫声来减轻痛苦,无奈此时的他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权,只能‘嗬’‘嗬’的喘着粗气。

    阿克蒙德不甘于臣服,被艾南打得魂飞魄散,其死后的灵魂能量被艾南吸取以壮大自身不说,就连刻录入灵魂中的知识也被艾南吸收了不少。其对法则的感悟,对力量的运用,让艾南受益匪浅,就连他压箱底的绝学死亡一指也成了艾南的战利品。

    为什么强大的神灵都会开辟属于自己的神国,不单是因为神国能反哺自身,充作自身的后备能源,还因为当对手在神国中陨落后他的一切积累都将成为你的资源,包括能量,包括法则感悟,包括战斗经验,也包括他创出的招式与技能。

    艾格文再次洒出一把时之沙,覆盖在格鲁尔的眼睛上。这一次她没有定格格鲁尔的伤口,而是加速了时间的流动,格鲁尔所受的伤很快愈合。

    “连死亡一指都秒不了你,不愧是德拉诺最强生物。”

    艾南竖起食指,贴在唇边,嘴唇以极快的频率颤动,一串串不知所以的话自他口中而出。

    一个正常人突然陷入黑暗中,眼睛无法视物,他的其他感官会变得比平时更加灵敏,尤其是耳朵,稍微有点风吹草动都能听个一清二楚。

    格鲁尔眼睛被艾南以死亡一指打爆,伤口又因为艾格文的那把时之沙而愈合,以至于没有痛楚来分散注意力,他的听觉变得比平时强了许多。艾南的话他一字不漏的听了个真切,然后他就出事了。

    那些意义不明的话单个听来没什么,顶多当做噪音或是无聊的呓语,可若它们成串的出现,并在耳边不停的回响,就会让人非常的难受。当这样的声音达到一百,变成一千,突破一万后,耳边回响的无数喃喃低语就不只是难受那么简单,它能把人逼疯。

    格鲁尔难受的‘嗬’‘嗬’声变得密集,由单个的‘嗬’‘嗬’变成了‘嗬嗬’,最后连成了串的‘嗬嗬嗬……’,与之相对应的是他的抵抗呈几何倍数的减弱,冥界的力量侵入了他的骨骼,侵蚀了他的内脏,朝着大脑狂奔而去。

    远处观望的冥界生物里,提克迪奥斯激灵灵的打了个寒噤。

    从格鲁尔跌入冥界大门的那一刻开始,提克迪奥斯就注意上了这里,恐惧魔王目睹了整个过程。就是因为他看得太清楚了,他才觉得恐惧。

    先是阿克蒙德的必杀技死亡一指,接着是恐惧魔王引以为傲的天赋能力制造惑心效果的恶魔低语,这两项本不属于艾南的能力不但被艾南掌握,他还加进了冥界的力量做了一定的改进。其展现出来的能力以及背后所代表的潜力,提克迪奥斯自问望尘莫及。

    艾南的目光在提克迪奥斯身上转了一圈,嘴角带着若有似无的微笑。

    完全由一己之力开辟并完善法则的世界会给它的主人带来多大的好处,没有经历过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恶魔低语?

    不!

    这是彼岸魔音。

    它将指引你穿越生与死的界线进入亡者的世界,引领你投入死亡的怀抱。

    屠龙者格鲁尔,你的命我收下了。。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二百四十二章 彼岸魔音-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我就是黑暗》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当心枪走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