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极道天魔 -> 书目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盛宴 二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三百七十八章 盛宴 二

    长孙蓝满头大汗的控制着烟鳄纠缠其他魔族,但烟鳄受伤次数太多,逐渐已经越发虚弱起来。

    她一个人纠缠了至少五名拘级魔族,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好在路胜那边解决了麻烦,其余魔族见主将死了,纷纷没了士气,转身四散撤离。

    她这才松了口气,朝着孙荣极方向望去。孙荣极这边正凄惨无比。

    那和他交手的魔族,是个有着中年男子面容的独角魔人,这人有着一头紫色长发,身穿的漆黑铠甲式样也和其余的魔族有所不同。

    此时他和孙荣极交手,看起来似乎费力无比,但实际上却给长孙蓝一种自己爷爷和自己交手练手时的感觉。

    孙荣极看起来占据上风,却如同被戏耍一般,没有丝毫实质进展。

    “这家伙....”长孙蓝眯起双眼,却陡然看到那魔族朝她这边带着笑意的瞄了一眼。

    仅仅一个眼神,便看得她浑身发毛,身上鸡皮疙瘩全冒出来。

    “好了。原本打算我亲自动手。没想到你们真能杀掉维纳吉。”忽然这魔族退后一步,单手挡住孙荣极的方天画戟,开口淡淡道。

    路胜缓缓将剑从一头魔族的尸体上抽出,也皱眉看向这人。

    孙荣极更是面色大变,退后数步,收起方天画戟不敢再动。他此时也是看明白了,对方压根就是借着他们的手,在除掉那些队伍里的魔族。

    “你什么意思?”孙荣极眯眼寒声道。

    “认识一下,我叫希瑞恩。还要多谢你们杀掉了我那孱弱的兄长。”这魔族微笑着朝着长孙蓝鞠了一躬。

    “你们快走吧,刚才我已经发了血缘信号,圣魔队的人马上就到。晚了你们就走不掉了。”

    孙荣极和长孙蓝都是一愣,这才明白这家伙原来是魔族里的内奸,显然是他和人界这边勾结起来,就是为了排斥异己。有这样的人给他们做内应,这么一看,这次任务也不是想象中的那么难。

    “三位只要回到传送地点,再等待一个时辰就可回去。其他的一切痕迹,在下会为你们处理。”希瑞恩彬彬有礼道。

    “走吧。”路胜出声道,这里他实力最强,所以他发号施令也很正常。

    三人警惕的盯着希瑞恩,迅速朝远处撤离。

    “分开走!不要让他知道我们的传送点。”路胜低声传音给两人。两人一愣,随即都反应过来。迅速分散。

    “半个时辰后,在洞窟山脚汇合。”路胜再度传音。

    “好!”

    “各自小心!”

    三人急速分散开,转瞬便消失在漆黑树林中。

    希瑞恩没有任何动作,仅仅只是站在原地目送着三人,脸上带着微笑。

    “你倒是打得好算盘。”另一侧的林中,一个同样额生独角的魔族女子,缓缓走出。

    “没办法,我那兄长太蠢了,我自己不好亲自动手,否则会被染上血缘罪孽,不过我不能动手,不代表别人不能动。”希瑞恩微笑道。

    “所以你就和人界合作?”魔族女子冷笑起来。“你就不怕我回去告密?”

    “我亲爱的表妹爱丽莎,我知道你不会这么做。这么多年了,你也清楚我那兄长到底做了多少卑劣恶心之事。如果你真要告发我,便不会这么主动现身了。”希瑞恩微笑着摆摆手。

    “你就不怕出现意外?”爱丽莎冰冷道。“就比如....”

    “就比如我。”

    忽然一个平静的男子声音从希瑞恩身后传出来。

    两个独角魔族都是一愣,随即急速转身看向声音传出的方向。

    一个身高三米,头戴牛角盔的巨大魔人,缓缓一步步的迈着沉重的步伐,从林中走出。

    “希瑞恩,爱丽莎。你们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魔人低沉缓慢道。

    两个独角魔族的面色也都变了。

    “吉恩....”

    “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计划是绝对保险的。”吉恩鼻孔里喷出一蓬黑烟。“就像现在....你说是吧?那边的家伙。”他拳头大小的眼睛,没有盯着希瑞恩两人,而是看向了两人身侧的树林深处。

    他视线所及之处,一个身材修长强壮的人类男子,提着剑慢慢走出藏身的树干。居然正是之前明明远离了的路胜。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路胜带着一丝饶有兴致的神色,平静盯着吉恩。“我自认为隐藏的很好。”

    “你的神兵,很焦躁。”吉恩低沉道,“它在恐惧。”

    “.......”路胜低头看了眼潍河剑。

    “我老人家今年才三千多岁,还没活够...我觉得我们还是先回传送点等着着更好....”潍河剑嗫喏着低声道。

    路胜也是无语,他回来原本只是打算杀几个魔族给潍河剑祭祀,同时他自己的八首魔极道,也需要纯正的魔元提升自己,刚才离开时闻到了急速靠近的纯净魔元气息,便忍不住转身躲在一旁守候。

    他自以为自己隐藏的很好,却没想到人家是从潍河剑上找到了破绽。

    “人类,你回来做什么?这里是魔界,不是你任意妄为的人界。”吉恩冷淡道。

    “真是纯正的魔元气息....”路胜闭上眼陶醉的深吸一口气。“我身边的空气,都仿佛弥漫着清香....全是你身上散发出的纯净...”

    吉恩面色越发阴沉起来。

    “人类的魔修??你找死!!”

    希瑞恩和爱丽莎更是面色怪异的看着路胜,又看了看身材巨大而丑陋的吉恩,神色古怪。

    如果刚才那句话是来形容美人,或许不会有什么问题,但用来形容吉恩,那违和感就...

    “算了,就当开胃菜了。”路胜忽然自顾自低头道。

    “什么意...思!!?”吉恩话没说完,瞳孔却猛然睁大,他眼瞳里映照出一张越来越大越来越狰狞的大嘴,铺天盖地朝着自己咬来。

    噗嗤!

    整个这片树林猛地一黯,随即又缓缓亮堂起来。

    吉恩和希瑞恩,爱丽莎三个魔族此时已经不见了踪影。连带着他们所在位置的黑色大树也消失了五六根。

    原地只有路胜一人正轻轻用丝巾擦着嘴角。

    “真是纯正的魔元。好久没有吃得这么舒服了....”

    嗡嗡嗡....

    腰间的潍河剑在忍不住的颤抖。

    “你怎么了?”路胜伸手按在剑身上。

    “没....没什么,就是忍不住..想抖抖身子...”潍河剑声音都有些发抖。

    “该回去了。魔界...真是个不错的地方。”路胜十分满意这趟的收获,那个吉恩的魔元极其纯正,虽然只有地元上三重的境界,但其血脉深处隐藏着的,是一股纯净的古魔魔元,这魔元的类别和他以前吃过的味道不同,对他的八首魔极道有不错的裨益。

    ....................

    黑印寺外层。

    嘶....

    长孙蓝,孙荣极,路胜,三人鱼贯从黑色光球中走出。周围站着的三宗高层都微微松了口气。

    “没出事就好。”元正上人欣慰的叹了口气。看着自己孙女和路胜,眼神柔和。

    “荣极,刚才只是考验任务,通过后,就能参加真正的总脉决战。这次和以前不同,魔军突破两界峡,真正进入大阴国土。我们三宗上下都被紧急调援参战。所以,你们也要参战。并且作为三宗的精锐弟子,你们还要成为其他弟子的表率。”九威洞主平静解释。

    “被突破两界峡后,魔军四散入侵国土,其中一股已经威胁到了我们这边,距离我们莫凌府只有九百多里,所以我希望你们连夜前往,猎杀魔军,防止他们血肉献祭,屠杀生灵。”九威洞主似乎是全权作为三宗莫凌府军权的总指挥。直接对三人下令。

    一旁的一名紫裙妇人也淡淡开口。“这趟的争夺战,就是看谁灭杀的魔军最多。论功绩而定。虽然我们幽铟宗没法进入宗脉决战,但同样也会出兵协助围剿。”

    “荣夫人客气了。”元正上人对这妇人微微点头。“靠近幽铟宗那边,我千阳宗调派二十名内院,五十名外院一并前往,蓝儿也会参与其中,还请夫人倒是多加关照一二。”

    “这个自然。”

    “路胜。”元正上人又看向路胜这边,“你实力不错,你就前往葫芦山方向,去绞杀那边的魔族,记住,那里魔军势大,如有不敌,及时发信号,尽量拖延时间,等到附近你的师兄师姐或者长老前来救援。”

    “明白了。”路胜点头。

    “另外,你明天出发,今晚还有个宴会,是皇庭穹寰皇子举办,你也在邀请名单内。”

    “弟子一定到。”路胜心情不错,去了一趟魔界,算是打了点野味,感觉八首魔极道都有了微微的一丝松动。

    他如今只是神魂突破到了圣主境界,但肉身还是卡在原位。如果能再吞掉一头完整的古魔,或许就能让肉身突破新的层次。他琢磨着,什么时候还能抓住机会再狠吃一顿。

    但又不能太过,以免更高层的强者注意到他。

    这趟争夺战,到此为止其实已经被魔界的变故弄得变了味。他们等人已经不再是主角。

    元正上人安排好两人后,马上便又不少殿主上前给其汇报情况。三宗竟然是将这黑印寺暂时当做是处理军情的地方。

    元正上人又和九威洞主急速聊了几句,便和几个殿主一并转身离开。

    长孙蓝也跟着一起离开。临走前向路胜使了个眼神,传音晚上见。

    孙荣极却是随手丢了个小玉佩给路胜。用来两人之间相互联系,上边刻着短距离的传讯阵法。

    三人经过这一役,相互之间已经隐隐有了小团体的意思。

    这也是九威洞主愿意看到的一幕。这死人脸难得的对路胜和长孙蓝露出一丝笑容,转身也带着缚灵宗的人离去。

    至于路胜之前让缚灵宗的弟子出局,那和他本人无关,被敲竹杠的是其他长老殿主的后辈。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三百七十八章 盛宴 二-仙侠武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极道天魔》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滚开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