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顾道长生 -> 书目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崛起之初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二百八十五章 崛起之初

    白鹤岗。

    四大先天、何禾、林俊龙以及张守阳等人齐聚矮丘之上,目光锁定那口古井。卢元清神色凝重,他功力最深,感受也最明显。

    那井中分明溢散着浓重的纯阴之气,有时甚至会实质化,结出一缕细细的黑气——正是何禾之前所见。

    “李道长,你在此住了七八日,就没发现什么异常?”司空蟾忽然询问,暗指对方故意隐瞒。

    “我一直在棚中炼尸,没事爬这么高作甚?”李肃纯才不惯他,直接开怼。

    “你那铁尸就是靠阴气蕴养,井中阴气如此浓厚,就算你没发现,难道它还没反应?”司空蟾不依不饶。

    “你贵为先天高手,区区二十里外的事情都感应不到,干嘛指望我这说不了话的僵尸?”小李子不仅傲娇,而且毒蛇,只是这几年太孤僻,没什么机会发挥。

    “好了!”

    卢元清打断二人,道:“这井可能是近两日才出现的异状,李道长未有察觉也属正常。当务之急,还是要下去查探一番。”

    “这矮丘据说是白鹤宫的遗址,古井没有资料证明它就是白鹤泉,但年份不错,就是梁武帝年间所建。如今看来,却是不差了。”石云来道。

    “白鹤道人在此立观,必不会选个阴气汇聚之地。我觉得是灵气复苏带来的新变化,里面怕是有阴邪之物。”张守阳道。

    “住持,要不要我通知基地那边?”莫老道问。

    “暂且不用,他们来了也下不去。”

    卢元清显然有自己的打算,环顾一圈,道:“何禾,你发现有功,必有奖赏,但此地危险,你还是先行回山。”

    “是!”何禾应道。

    “司空师兄,张师兄,李道长,劳烦你们在上面守候。石师兄,我们下去看看如何?”他又道。

    “正有此意。”石云来笑应。

    四大先天,司空蟾和张无梦刚晋升不久,性情也不太稳妥。石云来功力深厚,冷静稳重,适合干这种探秘任务。

    当即,大部分人留在上面,那俩人准备一番,又拿好法器。卢元清身先士卒,道:“我先下!”

    说着,他一甩拂尘,纵身跳进井中。

    “……”

    众人眼巴巴的看着,只等那一声扑通的入水声。结果咧,偌大的一个活人跳下去,竟没发出半点声响。

    那淡墨色的水面就像裂开的一张大嘴,直接把他吞进了肚子。

    而卢元清那边,也没感受到任何水气,反倒有一层奇怪的气团阻碍。他立即运转灵气,包裹全身,整个人刷的一下冲破障碍,直戳戳的掉了下去。

    刹时间,他只觉身子一沉,光线大暗,周遭漆黑一片。还好他能暗中视物,隐约见下面现出一方硬地,连忙提气,轻巧的落在地面。

    “这是……”

    卢元清打量四周,这里像是一个隐蔽空间,墙壁和地面光滑坚固,不知材质。前方隐露出一条通道,视野所及不足五米,皆被黑暗笼罩。

    往上看,更是神奇无比,一抹水纹在头顶荡漾开来,映着微弱天光。仿佛真的有人刚刚入水,搅得古井喧嚣。

    “那道人果然法术通天,此方奇妙,恐怕也不过在挥手之间。”

    卢元清非常感慨,正要传声呼唤,却见那水波又乱,从中跳下一人,正是石云来。他见对方无恙,松了口气道:“可发现什么了?”

    “此处应是白鹤道人建造,又用秘法隐去,现在才重见天日。”

    卢元清一手拿着拂尘,一手打开手电,结果那光线照出几米,迅速被黑暗吞没。他摇摇头,收起手电,道:“这里阴气极重,小心行事!”

    说罢,俩人一边运气抵御,一边放出神识查探,慢慢往前走去。

    这空间颇大,通道很长,他们的视野太小,走了半天还没通过。

    石云来右手提剑,左手轻按在腰间宝囊,那里放着几张黄符,随口道:“那道人也不知何处去了?画龙成龙,画凤成凤的本事,若没有成仙得道,也是惋惜可叹。”

    “先贤众多,最后靠的往往是一丝机缘,而非……当心!”

    卢元清猛喝一声,就在他神识之中,只见两团黑乎乎的影子飞速扑来,转眼就到了跟前。他清楚的感受到了一种古怪的阴寒之气,似要附在自己的身体上。

    “好胆!”

    他大袖一甩,挥出一道气劲,那影子好像十分弱小,被其一冲,瞬间消散,只留下一声尖锐的哀嚎。

    “什么怪东西?”

    石云来也干掉了一只,疑惑道:“这么纯粹的阴气之体,灵智混沌,无形无状……”他忽地一顿,惊讶道:“难不成是鬼物?”

    “极有可能,现在出现什么,我都不奇怪。”

    卢元清面无表情,只是继续前行。

    二人又走了一段,那怪东西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偏偏还战五渣,扰得不胜其烦。他们费了好一番功夫,才清理出道路。

    终于,卢元清停住脚步,只见眼前立着一道黑漆漆的大门。仍然看不出材质,历经千百年,沧桑毕现。

    “……”

    俩人对视一眼,各扶住一边,用力一推,“开!”

    “轰!”

    随着闷雷般的沉重声响,大门缓缓开启,而就在此时,一团比之前浓重数倍的黑影嗖地飞出,直扑右侧。

    石云来措手不及,立时被笼罩全身,跟着就僵直不动,气息暴走。

    “师兄!”

    卢元清连忙按住他的后背,气转十成,掌心一吐,“给我出来!”

    石云来还没完全失去意识,二人合力,那黑影也抵挡不住,硬生生被逼出体外。它嗖的又浮在空中,带着凶戾之气。

    “去!”

    卢元清战斗意识极强,马上抖出一张符箓。只见云雾升腾,金光大作,一尊两米多高的金甲神兵从中跃出,手持双锏,当头砸下。

    正是张守阳使过的那张《金甲神兵符》。

    那黑影毫无技巧,灵智也很懵,居然生受了一记。那金锏砸中,黑气顿时一散,又马上凝聚。

    它似吃痛,转头扑向神兵。

    而与此同时,石云来回过味,也放出一道符箓,紫色雷弧闪烁,猛地劈向对方——正是钟灵毓使过的《飞雷咒》。

    如今道院,正一学全真的内丹,全真学正一的符箓。符箓有上百种,但多为低级符箓,对战真(feng)正(huang)的(shan)高(er)手(sheng)时,威能有限。

    那东西貌似凶狠,实力也不算太过,很快被打的节节败退。

    它对雷光极为恐惧,根本不敢近身。石云来发现弱点后,简直游刃有余,为同伴扯出空档。

    如此游走数回,卢元清抓住时机,拂尘一扫,砰!

    黑影直接爆开,散于无形。

    “呼……所幸没成大患,不然还真降不住它。”

    石云来法力消耗甚大,气喘吁吁,脸色已经很难看。

    而卢元清扫了一圈,眼睛忽地一亮。那黑影占据的地方,赫然是一间内室,里面有案,有榻,案上还散落着几件东西。

    他正待上前查看,却听旁边呼吸加重,扭头一瞧。石云来面色惨白,显然快挡不住阴气侵蚀。

    “再撑着些,我们走!”

    卢元清超果断,拂尘一卷,将那几件东西卷起,然后扶着同伴迅速回撤。

    一路跑到井口下方,他也有些气竭,拼着力气强行纵身,借着墙壁缓冲,一节节往上拔高。

    “出来了!”

    上面的王若虚大叫一声,就见两个人影飞出,跌跌撞撞的冲出老远才勉强站稳。

    “住持!”

    “师兄!”

    众人连忙凑过去,纷纷询问:“怎么样,没受伤吧?”

    “无妨,虽惊不险。”

    卢元清调均气息,神情严肃,道:“司空师兄,张师兄,劳烦你们继续守候。我得先行回山,一切过后再说!”

    …………

    “当!”

    “当!”

    “当!”

    九声钟响,齐云三十六友聚集内院。内院不同客厅,空间小,也较为私密。

    卢元清居于首座,待众人坐定,迎着一道道或疑问,或期待的目光,忽然露出一丝笑意,道:“七天前,我与石师兄下井一探,想必大家都很疑惑,井下究竟是什么。我这几天一直在梳理信息,今日便与诸位说一说。

    那井,确是白鹤泉。当年白鹤道人在井下凿了三层地宫,以供修行炼药,又施**术将其遮掩,使得表面看去,只是一口深井。

    许是年月太久,法术失效;许是灵气波动,扰乱影响,这密室又重现人间。但很不凑巧,灵气复苏改变山龙地气,使其成了阴气汇聚之地,并生成了好些鬼物。”

    “住持!”

    张守阳一惊,忙问:“你确定是鬼?”

    “不,它们脱离肉身,完全由阴气孕育而成,缺乏神智,还称不上是鬼。不过照此类推,既然鬼物现世,那鬼也不远了……”

    卢元清解释了一句,道:“总之,那地宫被阴气占据,长期熏染,以后肯定还会出现。我们必须时刻警惕,免得它们突破井口,扰乱山中。石师兄,这件事就交给你了,你安排轮值看守。”

    “好!”石云来应道。

    “我方才讲,井下共有三层。我们第一层还没有探索完成,日后还需再探。甚至于,如果我们掌握规律,有意培养那些鬼物,我觉得可作为道院的试炼之地。”

    咝!

    此言一出,众人皆惊,胆大包天了已经!

    “住持,恕我直言,道院目前势微,师兄弟们实力不均。如果真对上那些东西,恐有性命之危。”莫老道劝诫。

    “呵呵,莫慌!”

    卢元清的笑意更盛,忽摸出几件东西,一一排开,道:“这是我在密室所取,里面记录了一些白鹤道人的修行所得。”

    刷!

    众人的眼睛齐齐发亮,卢元清看向左右,朗声道:“现有役兽之法,可培养、驾役灵兽,道人乘鹤而得名,此法便如是!”

    “现有符水之术,炼符融水,可去疫治灾,济世度人!”

    “现有神炼之法,可炼制通天法器,心神相融,威势无双!”

    “现有镇魂镜炼制之法,可定生灵神魂!”

    “……”

    他每道出一句,众人的目光就炽热一分,念到最后,整个内院都处在一种极其压抑,又极其亢奋的古怪状态。

    空气中流动着久违的热度,似将每个人里里外外都灼烧起来。

    道门没落了数百年,好容易大世来临,却被上面威压,某人蹂躏,简直苦成狗。

    谁会甘心?

    他们固然相信,总有一天道门会重新崛起,但又觉得,这天的到来太过遥远。而今日,就在此刻,终于见到了一丝光亮。

    ……

    “阿嚏!阿嚏……嗯?”

    凤凰山,顾玙揉了揉鼻子,奇道:“我都快人仙了还能感冒?难不成有人念叨?”

    他摇摇头,拈着一张蓝色符箓走出静室,冲庭中的小斋晃了晃,“成了,来试试这个千里传迅!”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二百八十五章 崛起之初-都市娱乐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顾道长生》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睡觉会变白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