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烽皇 -> 书目 -> 第一百四十八节 总结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一百四十八节 总结

    王守忠赶到北翼时,局面已经彻底稳定了下来,但是他的心情却糟糕之极。 X

    伴随着恶劣的心情还有巨大的压力,淮右军在第一天就展现出来的强大攻击力,使得他意识到之前自己的预计有些太乐观了。

    这样下去,别说守住一个月,恐怕就是半个月就很困难。

    他粗略的估算了一下,仅仅是在中线和南翼,他的最精锐亲兵角头兵就阵亡了六十七名,还有七十二名带伤。

    要知道角头兵乃是他牙军中的亲军,总共只有一个营五百人,不到关键时候他是不会轻易投入使用了,但今天才是第一天,就让他损失了超过五分之一,这如何不能让又惊又怒又惧。

    除了角头兵的损失外,其他损失更是巨大,中线有超过三百人阵亡,南翼的损失超过五百人,这个损失指的是阵亡和重伤,看样子北翼的情况似乎更糟糕。

    那个远遁而去的家伙无疑是一个小天位高手,只是王守忠还不确定是谁,如果是淮右左军副兵马使柴永的话,那也就是说,今日这第一战,淮右左军的两个兵马使都亲自操刀上阵了,他们怎么敢?!

    他们又有什么不敢?

    王守忠粗重的吐出一口恶气,他不得不接受一个残酷的现实,淮右军这一次看样子是倾巢而出了。

    根据细作的消息,江烽重新组建了自己的军队,分为了淮右军和武宁军,而每一军又分为左军、右军、骑军和水军,骑军和水军姑且不论,但淮右军和武宁军的左右军编制中并不全,好像除了淮右左军最为整个江烽麾下最基本的力量,似乎是编齐了十个军外,其他几个军都是只有六个军的基本编制。

    按照当下各藩阀的基本规制,每个厢军根据各自的财政承受能力,可以编为六个军到十二个军,六个军为基本军,十个军为完整军,十二个军就是加强军了,平卢军采取的是加强军,每军为十二个军,但是淄青军却还差得远。

    当然在厢军的编制上可以如此,实际上在每个军甚至每个营的实际兵力上,基本上每个藩阀都不同程度的有缺额。

    像泰宁军和感化军就是最典型的情况,泰宁军除了朱茂自己亲领的几个军外,其他几个军基本上都只保留了一千五百人到二千人之间,缺额至少五百人以上,最差的只有一千二百人,往往都只有在临战状态下采取临时拉夫来填补,所以才会有江烽在收编了泰宁诸军之后,理论上超过十四个军,但实际上兵力不足整编的八个军,在裁汰了部分老弱兵员后,甚至连六个军都凑不齐。

    感化军略好,但是每个军基本上也只能维系到一千八到二千二百人左右,真正能挑出来符合淮右军标准的也只有一千五百人左右,这也是当初将泰宁军和感化军全面整合后只能堪堪凑足武宁左右军十二个军的原因,这还是在淮右为各军都补充了部分兵员的情况下,像庄永胜到滕县新编的两个军,在整编中就有一个军被撤编裁汰到了地方守备部队和民夫中,因为的确不符合淮右建军的标准。

    那么之前对淮右(武宁)军兵力的预估就有些谬误了,现在看来淮右(武宁)军这一次来犯的兵力应该在五万人以上,更为关键的是其表现出来的综合战斗力也大大超出了王守忠的预想,尤其是远程打击武器能力和新型的攻城器具表现。

    “参见父亲。”王守忠铁青的脸色让周围诸将都不敢上来,牙军指挥使姚孟还在整顿中线的布防,还是那名手持鸳鸯钺的军官走了过来,沉声道。

    王守忠瞥了对方一眼,这是自己的庶子,嗯,老八?上阵父子兵,这个时候才算是真正体现出来了。

    “八郎,还好吧?”王守忠板结的脸上露出一丝关心之色,好歹也是自家儿子,哪怕是庶子,自己儿子实在太多了一些,都让他有些顾不过来,不过家学渊源,在军中还是能起顶梁柱的作用。

    “回父亲,我没事,任羽被柴永那厮给伤了,怕是不行了。”王国庆脸上露出一抹凄楚之色,任羽是他这么多年一直相伴的伙伴,感情颇深,但是没想到联手一战,却落得个如此下场。

    “任羽?”王守忠略有印象,但他更关心其他:“八郎,你确定是柴永?”

    “黑铁陌刀,天位强者,还能有谁?”王国庆与父亲的关系并不算好,作为一个庶子,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很低,他也知道平卢这份江山永远能不到自己来坐,所以他也没太多这方面的心思。

    对自己的这个庶子态度不太满意,但是现在却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其实力水准如何?他有没有受伤?”

    “和父亲应该在一个层面,但应该略逊一些,差距却不大,被术法强弩击中手臂,但看样子很轻。”王国庆很平淡的道。

    王守忠心情更糟糕,环顾四周,士卒们正在军官的指挥下帮助民夫们收殓尸体,抬走伤员,但是未等王守忠说话,城墙上又是一阵呐喊。

    军官和士卒们都纷纷躲往周围的战棚中,远处天空又泛起一片黑影,强劲的扭簧和绞盘发出的巨响预示着敌人的投石车和弩车又在发起一轮的打击。

    王守忠有些狼狈的随同着亲卫们躲进最近的战棚中,对于他来说,这种远距离的石弹和弩矢当然不会有威胁,但是周围其他人就不一样了,一旦被击中,那就是身毁人亡。

    淮右军的打击来得快,去的也快,仅仅是两三波打击就结束了,带来的毁坏却非常严重,三具刚来得及拉出来的投石车和两具弩车被击碎,射程上的差距使得平卢军在这上边的反击能力被大大削弱了。

    这种差距使得双方处于一种不对等的状态下,虽然归根结底敌人想要破城还是要通过士卒登城来实现,但是这样采取遏制己方远程武器的方式,就会导致在攻防过程中己方不得不在一段时间内冒着敌人的石弹和弩矢轰击,而己方的投石车和弩车往往在前期就被对方的投石车和弩车大部分摧毁和压制住了,难以有效发挥作用。

    眼前这一幕让王守忠更为恼怒,但他却无能为力。

    早就听说淮右在攻城器械上的犀利凶猛,此时他才最直观的感觉到了。

    这种间歇性的打击更是相当的伤人,你无法估计到对方什么时候发起袭击,一旦发动,守卫在城墙头上的士卒来不及做出反应,就要损失惨重,尤其是在敌军开始冲锋抵近城墙时,守卫士卒难道还要躲到战棚里去,等到敌人靠近再出来?

    这显然不可能,稍有不慎就会被敌人造成突破,这个险谁也不敢冒。

    可如果不这样,那就要冒着敌人石弹和弩矢轰击提前进入阵地,这份损失可不会小。

    唯一的办法就是马上加修战棚,原来的战棚都是一两百步一个,而现在恐怕要都到三五十步就得要有一个,规模可以小一些,这样拉近距离,可以最大限度缩小从战棚中出击到城头进入阵地的时间,减少被石弹和弩矢轰击的伤亡。

    只是这种临时搭建起来的战棚能不能经得起对方投石车的打击还不太好说,对方有高出一头的望楼观察,如果集中投石车打击战棚,一旦战棚被毁,恐怕损失会更大,想到这里,王守忠就觉得头疼。

    *************************************

    夕阳西下,整个战场慢慢沉寂下来。

    双方的夫子也开始获得批准的情况下收殓尸体,当然,不允许收拾石弹、箭矢、弩矢这类行为。

    为了防止城内敌军的偷袭,骑军也开始分队驻扎在各处高地上,一旦发现城内敌军出城,就会立即赶到。

    不过就目前的局面来说,恐怕平卢军更多心思是要检讨战局,而非发起偷袭了。

    看见柴永的手臂裹缠了纱布,杨堪原本有些苍白的脸上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呵呵,老柴,这一仗咱们淮右左军两个兵马使都是受伤而归,是不是有损咱们淮右左军的形象啊?”

    柴永也看了一眼杨堪,满不在乎的道:“形象?如果形象能让平卢军多战亡千儿八百人,那我到真的愿意不要这个形象了。”

    “唔,我受创也就罢了,王守忠亲自出手了,幸亏有道藏材官院的术法武器,要不然我今天就回来不了了。”杨堪有些唏嘘,“实力不济,不承认差距不行啊。你又是哪路神仙把你给弄成这样?”

    “你以为平卢军就没有半点准备不成?术法师,术法强弩,还有两个太息期高手,这平卢军也是一套接一套的,对有针对性的下了一番功夫的。”柴永动了动自己的胳膊,不无感慨,“还好,没伤到筋骨,不过实事求是的说,北地的术法实力的确要远逊于南边,如果今天是扬州城或者楚州城,你我不敢这样放肆,否则就真的难得脱身了。”rw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一百四十八节 总结-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烽皇》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瑞根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