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怪物猎人之狩途志 -> 书目 -> 494章 灰褐色的石柱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494章 灰褐色的石柱

    陆盈盈没有见到营外跃跃欲试的砂鱼龙,但只听着四周海涛般的沙沙响动,小书士就能感觉到,两个猎人同伴丝毫没有夸大其词。

    即便是女书士也知道,没有大型猎具的辅助,不要说一千只怪鱼,就是五百只也已经远远地超出了小猎团的能力范围。族群效应能将最弱小的物种化身为最恐怖的猎场梦魇,这也是守在营前的猎人们方一接触鱼群的瞬间,就毫不迟疑地转身撤退的原因。

    大股大股的怪鱼朝着营地内挺进,只有在碰到还没来得及清理的怪物尸体时才会停下来。它们围拢到一处,用尖利的长吻从尸体身上扯下一条条肉来,甚至连潜口龙的残骸也不曾放过。有了庞大的集群壮胆,这些欺软怕硬的小东西早已不再害怕昔日的主人了。怪物行过的路上像是被澄黄的酸液浸泡过,所有的养料瞬间被消蚀干净,留下一堆堆残缺的怪物骨架。

    “它们来了!”猫猫站在女孩的肩头,只看见一片黄色的浪潮汹涌着蔓进营地里,一米余长的小鱼从废墟的各处钻进钻出,一寸不落地检查着是否有新鲜的食物。鱼群的锋线正在快速地推进,和少年们的距离顷刻间就减小到了不足百米。

    “这边!”前有埋伏,后有追兵,猎人们只得向南从侧翼突围。封尘一人的猎装担负不了数名同伴,只好关掉了“飞人”的保险,照顾着队友们将速度慢了下去。

    暴走的鱼群互相推搡着,速度竟是不慢,穿过了障碍重重的废墟区,几个呼吸间就追上了猎人们的脚步。秦水谣只觉得地面一阵翻涌,反射性地跳起身来,重锤朝脚下一挥,登时砸中了一只突破上来的鱼脑袋。晕厥过去的鱼龙种被身下的同伴顶起,尾巴“啪”地一声甩到了女孩的身上。

    “嗡!”贾晓手中的音爆弹适时响起,将钻出地面的小股怪物震慑住,飞跃上来的十几只砂鱼龙噼里啪啦地瘫到地上。猎人们无心取它们性命,比起身后虎视眈眈的庞大兽群来说,解决这十几只无异于杯水车薪。少年们急急地做了几个战术动作,慌忙跻身进营房区的甬道中。

    “你不是说过,没有特别的原因,这些东西不会攻击人类吗?”熊不二朝封漫云嚷道,“这是怎么回事?”少年的长枪在身侧不停地挥动着,将张着大嘴冲上来的砂鱼龙一个个打翻在地,终于吭哧吭哧地跟上前方的同伴。

    “这里是雷鸣沙海!所有的事情都不正常才是正常的!”白衣猎人一边护住自己的伤口,一边拔足疾奔。猎人的身边,不时有抄了近路的小砂鱼龙从地底钻出来,同伴们手中的音爆弹高速地消耗着,才勉强没被怪物缠住脚步。

    “尘小子!现在不用你那魔法,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小洋突然想起了什么,高声朝同伴嚷道。

    “已经在做了!”封尘面沉如水,“但是我没法连接到它们的意志!”

    “怎么会这样?”

    “它们太多了!”小猎户已经将龙腔尽可能地扩散开,但是猎人的感知中挤满了大大小小的砂鱼龙,竟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族群的边界。封尘试着沟通已经连接到了的怪物,兽群显得激动而狂躁,将少年的声音视若无睹。

    封一边奔逃着,一边卯足力气再次尝试了几番。或许是低阶的兽群意志本身就更加难以沟通,或许是少年所沟通到的意志并不完整,他的声音刚一触及到对方便石沉大海。感受着脑内阵阵的眩晕,猎人也只好放弃了这样的尝试:“我做不到!”

    “我的音爆弹用完了!”坏消息接二连三地传来。熊不二的猎装本就没有太多收纳道具的能力,在甬道中穿行了数分钟,道具就第一个告罄。壮硕少年索性将塔盾也握在手上,不计体力消耗地双手连挥,飞来的砂鱼龙被盾牌接连拍飞,更多的怪物却从地下涌上来。

    “这样撑不了多久!”窄小的甬道限制了砂鱼龙的攻击数量,也降低了猎人的行进速度。若是被从地下潜行而过的怪鱼卡住前路,一众少年们必将凶多吉少。

    “对了!”封尘的眼珠一转,低头蹲身打开腿上的保险。少年双脚一踏,炸鸣声骤然响起,他在爆弹的作用下凌空跳起,重重地踩在沙屋的屋顶上,“都上来!”

    一星猎人伸下一只手去,小团长第一个会意地高高跃起,一把抓住了封尘的胳膊,在小猎户的拉扯下登上了屋顶。其它人也有样学样,接连登上了两米余的高处。卢修不等小书士反应,眼中红芒涌动,揽住女孩的腰肢纵身一跃,竟是直接扣住了屋檐,一挺身爬了上去。

    “笃笃!”小龙人的前脚刚刚踏上屋顶,身下的砂鱼龙便破土而出,锋利的嘴巴敲打在木门上,发出清脆的声音。跳得高的怪物更是紧随在猎人的身后,跌上了屋顶。

    “滚下去啊!”女书士别过头去,抬起脚来朝着房檐外侧没命地乱踢,倒是真的让她踢中了一头怪物。砂鱼龙顺着斜斜的房檐滑下,落进地面的鱼群中,一转眼的工夫,整条甬道已经被怪物占满了。

    暂时得到了喘息之机,猎人们马不停蹄地在屋宇间穿行起来。怪鱼的跳跃能力极强,时不时地就会从两侧的甬道中溅起几条,但相比地面上铺天盖地的鱼群,这样的规模已经让小猎团轻松很多了。陆盈盈紧紧地抓着龙人猎装的裙甲,嘴唇咬得发白,仍是一声不吭地跟在同伴的中间。

    “从这里突破出去!”短暂的雀行之后,大营另一侧的营墙出现在眼前。女团长单手一挥,率先跳下了屋顶。秦水谣的重锤最适合做开金裂土的工作,一星猎人抡圆了锤子,一记横振就要朝沙制的营墙敲去。

    “不可!”封尘还在半空中,却已经失声喊了出来。小猎户靠着腿上的机关凌空变向,张开双臂扑倒在秦水谣的身上。女孩猝不及防,攻击没能打出去,却被封尘抱了个结实,骨碌碌地滚到一边。

    就在二人滚倒的同时,小团长选定的突围地点上墙面忽地簌簌作响,沙子扑棱棱地掉下来。高处的少年们看得真切,沙墙正在以特定的频率里外摇晃着,墙上显出一道浅浅的裂纹,接着在众人的眼中迅速蔓延开。

    “快退!”

    “笃!”一只颀长的鱼吻从墙外穿透进来。

    “哗啦啦——”下一刻,整面墙向营内塌了下去。封尘也顾不得起身,躺在地上腰身用力,又带着女孩滚出了墙影的范围。沙墙如豆腐一样拍碎在地上,硬砂块四散迸飞,溅得两人一阵灰头土脸。

    “起来!”秦水谣连忙起身。破了洞的高墙像是打开了的水阀,新的一群砂鱼龙就从这里汹涌地灌进营内。墙外一阵兽首攒动,从墙洞上甚至看不清外面怪物的数量。

    “整个营地都被围住了啊……”团长一阵心寒。

    “来不及了……”就算用龙腔提前预见到了墙外的怪物,封尘还是无法阻止它们破开营墙。在小猎户的视野中,身前的砂鱼龙并不比身后的追兵更少,按照这个涌入的速度,几秒钟后两个少年就会被无穷无尽的怪物团团围住。

    封尘狠狠心,一把扯下臂上的“飞人”机关,将所有的旋钮调到最大:“闪开!”

    “轰!”

    刺目的爆炸眩光彻底摧毁了这面沙墙仅剩的一小段墙体,也让挨挤着砂鱼龙的地上空出了一片焦黑而宽阔的空地。秦水谣下意识地躲避,让开了爆炸的核心范围,还是被剧烈的气浪向后推得一个趔趄。

    “哗啦——!”滚烫的气浪散去,空中毫无征兆地降下了淅淅沥沥的雨点。雨点打在秦水谣的头上脸上,却还是温热的。女孩伸手朝脸上一抹,一片带着血液的碎鳞粘到了指缝中。

    “乖乖……”贾晓站在屋顶,用手臂遮挡着额头。眼见着数十只砂鱼龙顷刻间化为了漫天的碎肉,少年对封尘身上的爆弹更加忌惮了几分。

    “唔……”爆炸后刺鼻的硫味混合着血味,让陆盈盈的腹部一缩,连忙捂住嘴巴,好悬没有吐出来。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止了,以刚刚入手的新式猎装为代价,墙外的怪物们被这一击炸懵了头。鱼龙种纷纷将脑袋埋进了沙里,只露出蓝绿色的背鳍来。爆炸区域边缘的怪物更是悄悄地向远处退去,然而满地都是同样惊恐的同类,它们也只能稍稍挤出个容纳身体的空位了。

    “接着!”小洋强行将视线从爆炸中拉出来。他一抹胸口上溅着的血沫,赶忙解下手臂上的铁链,远远地将盾牌抛飞到封尘面前。地面上的二人抓着链条,在队友的拉扯下跃回到屋顶上。

    “不要看我……”封尘刚一落脚,便感觉有数道目光在打量着自己身上的猎装机关,“那样的攻击不会有第二次了。”

    “你那些爆弹的威力堪比舰载猎具,不看你看谁?”熊不二一咧嘴。不消试就知道,营地外围已经被砂鱼龙围了个水泄不通,安全的逃生方向或许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这个当口上能利用好封尘的猎装,说不定还能从兽群中炸出一条通路。

    “就算它值一百金币……我们也得有命赔不是?”小洋更是直接,上手就要卸掉同伴臂甲上的机关。

    “你们等等……我可不是心疼金币。”少年连忙护住身上的机关,“这些爆弹效果没有那么好——”

    特制爆弹本质上还是为了辅助行动所设计,在调配之初就特意强调了威力。但出于保护猎人考虑,爆弹的穿透力并不强,否则猎人在被怪物杀死之前,就要被自己的猎装震成肉糜了。

    顺着封尘的手指,同伴们果然看到爆炸中心附近,一小簇险死生还的砂鱼龙正从沙子下面抬起头来。这些小家伙在爆炸的一刻正浅浅地躲在沙子底下,尽管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行动上却仍然无虞。

    “这种规模的兽群,只消我再炸上一次,它们就能学会躲进沙中来对抗爆弹了。”小猎户叹了一声。

    “可没有时间讨论对策了……”封漫云环视了一圈四周的地面。低阶怪物对恐惧的反馈很是迟钝,一会的工夫,追击的怪物们就聚拢了过来,将猎人们落脚的屋顶上四下的甬道彻底占满。小猎团一行人如同站在一座四面皆是鲨鱼的孤岛上,已然是进退不得。

    “你会保护我的吧。”陆盈盈扯了扯卢修的衣角,小声在龙人的耳边说道。

    “陆姑娘……如果这就是你说的危险的话……”龙人答非所问地说道,“我宁愿死在古龙的手上,最不济潜口龙也行……”砂鱼龙以数量取胜,让卢修一身的本事无法发挥出来,从营地门口一路逃到这边,他甚至连和怪物好好交手一次的机会都没有,此刻心中正是愤懑难平。

    “呆子……”女孩暗骂道,却更是安静地待在龙人的身边。四周的怪物已经开始尝试着攻击房顶上的猎人了,众人脚下的房梁正在微微颤动,或有一股砂鱼龙正在地下啃咬房屋的地基,这间小岛若是沦陷,上面的猎人将会瞬间坠落进兽窟之中。

    “古龙!”陆盈盈突然叫道,“这些怪物是追着峯山龙的脚步来的?”

    “那又如何?”熊不二挥舞着长枪,瞅准机会一枪插进了跃起的砂鱼龙眼中。少年枪柄一挥,倒飞出去的怪鱼又撞在了同伴的身上。

    如今的从古龙身上获得什么好处了,就是古龙来袭的前兆他们都无法应付得来。众人一时间不知道女孩为何突然提起这个。

    “封尘……如果峯山龙就在附近,你能感觉到它吗?”陆盈盈使劲摇了摇头,又换了一种说法,“你能让它感觉到我们吗?”

    “你疯了?”小洋停下手中挥舞的武器,讶异地道,“你还嫌大家死的不够慢吗?”

    “不,让她说下去。”作为一个书士,贾晓隐隐觉得女孩不会在这样的关头提出什么无稽之谈,“陆姑娘想做什么?”

    “没有时间解释了……总之峯山龙若是能够露面,大家或许还有一分逃命的机会,”陆盈盈面带焦色,转向封尘求证道,“你能做到吗?”

    “龙腔不是这么运作的!”封尘忙不迭地打落一只怪鱼,扯着嗓子回答道,“我方才已经将龙腔朝营地四周散播了数次,如果那家伙在的话,应该已经发现我们了!”

    “你们看那边!”黑炭突然高声叫道。

    顺着艾露所指的方向,地面上两簇相隔甚远的砂鱼龙,突然毫无征兆地升了起来。怪物像站在两座快速隆起的山峰上,呼吸间便被抬升到了比屋顶还高的位置。

    随着山丘越来越陡峭,上面的怪鱼呆立不稳,一个个从丘上剥落下来。沙子簌簌地流下,从地面下升起的事物终于展露出了它本来的面貌。

    那是两条微微弯曲的灰褐色石柱。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494章 灰褐色的石柱-网游竞技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怪物猎人之狩途志》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庄成大师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