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我的1979 -> 书目 -> 正文卷 619、陈有利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正文卷 619、陈有利

    李和整不明白这算怎么回事,只能暂且不提,得过且过吧。

    小威又过来了,背着手神神秘秘的道,“哥,送你个东西。”

    “给我倒杯茶。”什么好东西李和没见过,丝毫提不起兴趣。

    “哎。”小威依然一只手背在身后,用另外一只手给李和泡了茶,端到李和跟前笑着道,“哥,你就猜猜吧。”

    “空调?”小威摇头,李和心不在焉,“洗衣机?”

    “洗衣机前几天才送过。”小威有点丧气。

    “电视机?”

    “不是。”

    “那是什么,猜不着,直接说。”李和没那么多功夫陪他玩。

    “哥,你看。”小威把一直背着的那只手亮出来,赫然是两张车牌。

    一张是就“京A00001”,一张是“京A88888”。

    人们对于含有数字8的车牌号码、电话号码等趋之若鹜,就连2008年奥运会会开幕时间都是定在2008年8月8日晚8时,似乎也是顺从民俗的产物。

    “你弄过来的?”李和不禁高看了小威一眼。

    小威尴尬的笑道,“哥,你也太瞧得起我,我哪里有这个本事。我自己弄个五个五车牌都是求爷爷告奶奶的。”

    “那是哪里弄的?”李和疑惑。

    小威道,“平松哥听说你买新车就让我送过来,这两张车牌一直就在他手里。”

    “我要那么多车牌干嘛。”李和不屑,他自己手里就有三张84式车牌,比这个好用的多,这辈子都不用担心吃罚单。

    “哥,要不你留着吧。”小威讨好道,“你不用,谁也不敢用啊,平松哥自己有五个一车牌,他都不好意思挂上。”

    他的五个五车牌同样也不敢挂。

    李和不耐烦的道,“把我那张面包车和捷达的车牌取下来,这两张放上去。”

    84式挂上去确实是有点浪费。

    “这”小威有点为难,面包车或者捷达挂五个八车牌这种事情也就是李和敢想。

    “再啰嗦就滚蛋。”李和心里正不快活。

    “哎。”小威是不答应也得答应,同时心里也叹自己命苦,这些年除了李和,哪里还有人敢和他这样说话!他江老板现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啊!

    他最终还是把五个八的车牌挂到了面包车上,而那00001车牌只能挂到捷达车上。

    车牌刚挂上就引来了围观,不过一看是小威,倒是没人敢乱说话。

    小威挂好车牌就给猪大肠打了电话,让他在车管所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

    李和也踱步出来看了一眼,觉得还凑合。

    大概是中午没吃多少东西,肚子有点饿,就到大马路上去找吃的,刚好有一家烧饼摊子。

    “来俩烧饼。”

    这个位置原本是煎饼果子夫妻的,只是两口子靠煎饼果子积攒了第一桶金,已经在宣武门开了新的饭店,离寿山的四海饭店不超过四百米,现在是寸土寸金的繁华地带。

    这是个只要不傻有胆量就能赚钱的年代。

    对这个年头的生意人来说,除非倒大霉,要不然真的不需要什么艰苦奋斗,有胆子有脑子就行,艰苦奋斗是八零后或者九零后才需要干的事情。

    这个说法有点扎心,可往往也算是事实。

    他把饼子接到手里,左摸摸口袋右摸摸口袋,尴尬了!

    他发狠非要改掉口袋不装钱这个毛病!

    正要跟老板说晚点给钱,却听见旁边有人道,“我来给!我来给!”

    帮他给钱的人,脸面黝黑,一身发亮的黄色皮夹克,对着李和憨厚的笑道,“李老板,不记得我了?”

    李和侧头一看,拍着脑袋想了半天,才道,“你是那个什么陈”

    “陈有利啊!李老板,难为你记得我!”陈有利麻溜的接了上来。

    “陈老板,什么时候从莫斯科回来的?”

    麻蛋,李和如是想,果然每个人都有他成功的理由,太他娘的机灵。李和对眼前这个脸面黝黑的汉子印象深刻,毕竟天天想着法子天天给他拉皮条的人,他能不印象深刻吗?

    “回来有半年了,哎呀,一直想感谢李老板的照顾,可是探不到你的消息呢,没想到今天能在这里遇见你。”陈有利还是那副标志性的憨笑。

    “来,给你钱。”烧饼老板要找陈有利一把零钱。

    “别急着找钱,也给我来俩烧饼。”陈有利接过烧饼,在两个烧饼中间抹了厚厚的辣椒酱,然后重重的咬了一口,“我这人就喜欢吃辣。”

    “前面有小公园,坐着聊吧。”

    陈有利当初找李和借钱,李和虽然没有直接借,但是还是由他作保,陈有利得以从达美银行贷款500万卢布。

    但是,对李和有多少感激,这个真真假假,李和不得而知。

    两个人都是边往宣武公园走边啃烧饼,后面一直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辆黑色劳斯莱斯。

    当两个人吃完烧饼,车上下来一个女孩子,及时的送来一盒子餐巾纸,那个女孩子刚有把餐巾纸往陈有利身边送的动作,就被陈有利狠狠的瞪了一眼。

    “这位老板,你擦一下。”女孩子的反应不可谓不快,首先把餐巾纸递给了李和。

    “谢谢。”李和接过,不过对着餐巾纸四角压上的花纹倒是仔细看了看,他好像听方向说过,极地印刷厂现在除了做喷码机以外,还做出了中国第一台餐巾纸压花折叠机,填补了国内空白,还得了什么科技奖。

    国外卖五六十万的压花折叠机,他们只卖六万,基本上国内的纸业公司用的都是他们的机器。

    女孩子把餐巾纸给了陈有利之后,又一声不吭的回到了车上。

    陈有利笑着道,“李老板,要不晚上赏个光,咱们搓一顿。”

    李和起身把用完的纸巾丢件垃圾桶,然后才回转身接过陈有利递过来的烟,笑着道,“不用,以后有的是机会,我中午才喝过,再喝受不住。”

    “李老板,这是我的名片。”陈有利毕恭毕敬,也在莫斯科是见识过李和的能量的,说话不可谓不小心。“李老板,有什么需要,你尽管开口,跑腿这种小活让潘松老板和丁老板他们去弄,简直有点大材小用。”

    “东胜外商活动俱乐部会长?”东胜餐饮董事长,还有什么长亚文化总经理,一连串的四五个名头,李和看的直乐,不过还是赞扬道,“不错,不错,你这真是发大财了。”

    他想不到一个皮条客还能这么包装,所谓的外商活动中心,一般都是封闭型的入会形式,外人很难进得去。

    “李老板,见笑,见笑,这点东西难入你眼。”陈有利说的倒是真心话,李和在前苏联地区的产业,光他知道的一角,他拍马都难企及,何况还有许多他不知道呢?

    天知道李和的产业有多大!

    他回国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听李和的消息,可是没打听来,只晓得潘松在浦江弄了一个东方快递,那个万辆大卡的规模,简直是要吓死人的节奏!

    今天,他运气爆发,居然瞎猫碰上死耗子,居然遇着了李和。

    当他在路上看到摊子上的身影的时候,差点就没敢认!

    辛亏他掉转车头又重新确认了一下!

    要不然就真的错过了!

    李和吐个烟圈,谦虚道,“客气了。”

    “李老板,我也知道你看不上我这行,可你知道,我这混口饭吃不容易。”陈有利又是憨厚的一笑,“不过,我是个粗人,有话我就直说,咱们可以合伙做其它生意嘛,盖房子、做酒店、开厂子,倒木材,能做的多了去了。”

    “老陈。”李和拍拍他肩膀笑着道,“你也知道能做的多了去了?我也跟你说句实话,你这个什么活动中心,只要还干一天,咱们就没合作机会。违法的事情我不做。”

    陈有利想不到李和会这么直接,只得讪讪笑道,“李老板,那个地上人间你知道的,那个国企参股呢!咱们为什么就不能做?”

    他还有一句没说,就是只要关系到位,就是合法的!

    “送给你两句胡雪岩的名言,听不听?”

    “请说。”

    “靠下赌注是不可能成功的,因为十赌九输。”李和站起身,又继续道,“做生意先要做名气。名气一响,生意就会热闹,财宝就会滚滚而至。”

    “受教。”陈有利笑的有点勉强。

    “我先走。有事就去前面的四海饭店,自然会有人通知我。”

    “李老板,不当问的,四海饭店是?”

    “也是我的的产业。”

    陈有利看着李和的背影,又是陷入了震惊,四海饭店可谓是执中国餐饮业牛耳,基本中国的一二线城市都有它的连锁店,已经成为了难以复制的行业标杆。

    要那么扩展的前提是得那么有钱才行。

    他很有挫败感,人与人的差距咋就那么大呢?

    李和回到家,李览已经抱着玉米棒子在门口啃,啃完了就往地上一扔。

    李和道,“捡起来。”

    李览没动。

    “听见没有,捡起来。”李和抬高了声音,举起巴掌。

    李览的眼泪水已经在打转。

    “欠揍是吧。”李和感觉没了威严有点着恼。

    “小孩子嘛。”

    何老太太把玉米棒子捡起来,然后拉着李览回了屋。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正文卷 619、陈有利-都市娱乐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我的1979》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争斤论两花花帽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