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唯一法神 -> 书目 -> 第七百零一章 大渡桥横铁索寒1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七百零一章 大渡桥横铁索寒1

    深黑色带着蓝色反光的巨大山峦彼此撞击着,推挤着,从左到右缓缓移动,山峦撞击发出的巨响,如同来自深谙地狱的沸血鼓点,用一种几乎可以让人吐血的共振,冲击着这个小小百人队中每个人的心房。金色的结界适时竖起,可是原本能够防御大炮直射的金色钢化玻璃,此刻在这无形的声波前显得颇为勉强,裂开了无数道蛛网般细密而深刻的裂痕,只有靠着魔法师的一股坚定意志,才保持着形状,没有在第一时间碎成一地玻璃渣。

    黑色的山峰相互撞击着,倾轧着,纷纷粉碎成四散飞溅的水滴,摧折的山岗刚刚断裂开来,还没有落入幽深的谷底,就变成了一朵朵雪白色的浪花,轻盈地在山间飞舞,如同一群炽白的蝴蝶。这样一条宽上百米,长度不知道几万米的行走着的山丘,就是万剑心一众人此刻看到的,一条流淌于海底地下岩层中的大河。

    那大河的源头,说不定就是西面故乡中的浮血河,三途河或者其他什么江河的支流,那大河的终点,却不知道又是什么样惊天动地的自然奇景。此时此刻,这条雄伟长河就在这支小小百人队的眼前,掀起如山峰般高达二十丈的巨浪,几乎是从众人头顶上昂扬而过,沸血鼓点,是这些由波浪组成的山峰的军号,飞溅的浪花,在两岸嶙峋的怪石上留下机枪扫射般的弹孔,便是其炫耀的军功。这地下奔腾着的雄壮与豪迈,彻底成为了百人队能够顺利抵达的最远点。

    “咋办?”拜狱仰头看着那高达数十米的可怕巨狼,大吼着问身旁的赵凌云,他必须如此,正常说话的声音在此刻和沉默不语等同。

    银尘的指尖再次绽放光芒,布下隔音结界,可是在诸神加冕的隔音结界,也依然迅速地累加起纵横叫交错的裂纹,几乎在十秒钟刚到的时候,就悄然破碎成一串黄金的光点。

    在这个时候,银尘甚至无法使用黄金魂雾,刚刚散发出来的雾气就被无形罡风一样的巨大轰鸣震成粉碎,不得已,他只能立即进行施法仪式,讲一段河岸变成了附带隔音板的凯夫拉装甲墙。

    “呼~总算能听清楚你们说话了。”银尘揉揉耳朵,即便有装甲板构成的墙面阻隔,那声音依然震得他脑仁子生疼。

    “——还能如何?当然是沿着河走了,到了水流平缓的地方再渡河。”赵凌云的声音有点模糊地传播过来,吸引着最近一圈人的注意,离他太远的人,比如鬼厉名和杨紫依,都没法听清他说什么。

    “——可是我们能走到水流平缓的地方吗?这么大的声音,我就算运足了神功发出护体罡罩,也根本抵挡不了几分钟呀!”拜狱夸张地比划着,生怕赵凌云听不明白他的意思。

    赵凌云没有接话,他的目光越过小胖子的肩头,看向自己的恩师,这个时候,已经到了不得不向银尘寻求某种特殊支援的地步了,这条巨大的河流发出的声音,简直像音波武器一样杀人于无形。

    银尘没有理他,只是抬头出神地望着那二十丈高的通天巨狼,那些浪花如同相互推挤着的山峰,从他这个角度看过去,散发着一股岩石般的沉重感,简直不像是液体。“奇怪了,这么高的浪花,为何推进得这么慢呢?”银尘喃喃的自语,很快淹没在巨大的轰鸣之中。他目光一凝,轻轻抬起手臂,宽大的银色袖管之中冒出三根粗大的腔骨,随着他简短的咒语,接连爆发出三道冰蓝色的光之洪流。

    “亡死封绝狱!”仿佛榴弹炮开火一样,三联装枪**替喷出十字形的蓝色闪光,从十字中心发出一道粗大的冰蓝光柱,三道光柱穿刺入黑色波峰的瞬间便爆炸开来,直接将那高高矗立着的液态山头炸得粉碎。

    寒光凝华成巨大的冰冠,将剩下的半截山峰冻结,银尘伸手一抓,狂风从整个空间的所有角落里呼啸而来,汇聚在手心,变成一道名为《擒龙功》的暴力又威严的风压,将他的手爪和远处的半截山峰连起来。那座彻底化成冰蓝色的水晶山峰相应地腾空而起,朝着银尘后方崎岖的小路砸去,然而就在那座山峰把高一尺的瞬间,银尘的脸色猛然一变,一口血就喷出来。

    在他脱力倒下的瞬间,他的袖管中变出更多的枪管,一整片紫光迅速闪烁,无尽紫色弹丸暴雨般扫射过那水晶的山峰,将它拦腰截断,山峰下半部分彻底碎裂成无数飞溅的冰渣,而上半部分,依然被手爪中的风压稳稳吸住,仿佛一件很重又很贵的远古文物一样,慢悠悠地在头顶划过一个弧度,落在了人群后面的空地上。

    银尘倒下了,却被万剑心一把抱住。

    “怎么了?”万剑心的声音里满是紧张,他紧紧抱住银尘,漆黑的瞳孔里慢慢渗出一些水雾状的光芒,那些光芒仿佛被碎玻璃反复折射过,斑斓又模糊不清。

    “没事,就是隔空举起了超出自身极限的东西而已,你那么做也是同样下场。”银尘倒在万剑心怀里有气无力地摇着手:“叫个铁剑门弟子去看看,那水很古怪。”

    “得了吧!离那么远也叫隔空取物吗?你知不知道那种神功最多影响到一丈外的东西呀!”万剑心额上青筋暴跳,和银尘相比,自己简直比铁剑门里最愚钝的弟子还不如,和他在一起身心都可以毫发无伤,可就是很伤害智商。

    几个铁剑门的弟子跑过去看那一块看起来也就半个水缸大小的冰块,可真正要将它抬起来挪到真王面前可就费事了,几个人飞快地用一些粗大的木棍和一张铁板做成担架,两个人扎手扎脚地将那一块蓝水晶也似的东西连推带搡又是滚又是抬地弄上简易担架,然后喊着号子抬过了短短十米的距离,放下单价的时候,那些可怜的铁剑门弟子个个都像银尘一样脱力倒下,躺在地上汗如雨下地喘着粗气。

    “这玩意这么重?”拜狱好奇地过去,伸手抓住两个不知怎么形成的凹陷就要抬起来,结果运行了半天神功,那块冰就是纹丝不动。

    这一下,所有人变了脸色,这河里的水居然如此沉重,这是水还是泥浆还是流动的石头呀?

    银尘休息了一下,喘匀了气的他走过来,将担架变形成一只捆着许多棍子的铁通,在桶里融化了玄冰。蓝色的水晶变成了满满一桶黑色的水,满溢出来的黑水仿佛胶水一样沿着铁桶边缘垂下来,看起来就是昂桶边打着一圈黑布。

    银尘先朝桶里释放了一个圣洁术,没有反应,便知道着这种“水”是无毒的。接着他示意万剑心或者拜狱伸手摸一下桶里的水。

    “这是什么东西?水?油?”万剑心伸手将桶边的一条“水布”撕下来,在手心里反复捏着,那些黑色的液体几乎就是一种工业明胶一样的东西,粘稠,温润,冰凉,而且非常沉重。

    银尘看着万剑心手臂上高高隆起的青筋,就知道这种液体的重量非比寻常,他环视一周围上来的人,最后对拜狱说道:“你先将一根手指插入水面,然后弯曲手指,看看能不能把指头拔上来。如果不行就伸直了指头试验一次。”

    拜狱照做了,然后他的脸色也变了。他虽然成功地将一根指头插入水中并且玩去着拔出来,可是他付出的力量几乎相当于全力捣别人一拳。

    “看到了吧。这种奇怪的黑水,简直和流沙甚至沼泽差不多,就算到了水流平缓的地方,想要泅渡过去都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没人有那么大的力量在水中游动。何况,这种水根本不是物理意义上的水,它虽然重,却没有任何浮力可言,否则水面上不可能什么都没有。”银尘说着,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然后变形成一个充满气体的塑料球,扔进水桶里,那塑料球扑通一声就沉到了水底。

    “明白了吧?”银尘看着周围的人,每个人的脸色都有点发白。“一定是光线的原因。”银尘这么自我安慰着。

    “那我们只能沿着河流走了?”赵凌云还是关心赶路的问题,也不怪他,他虽然收获了许多秘籍,可还有三件神兵的任务悬在头上,他贵为亲王却也不敢对皇帝的意思有半分悖逆。

    “不。”银尘抬起手,指着斜上方的一座孤零零的山峰说道:“我想,那里曾经应该有座桥的。”

    众人朝他指的地方看去,只看到了一座固定在岸边的黑色山峰。那座孤零零又细长苍劲的山峰杵在离他们不过三十米远的上游,形状像一只从地面生出来的尖锐的独角,高二十二丈有余,几乎戳到了这条地下河冲刷出来的广阔空间的顶部。仔细看才会发现那尖角一样的孤峰一侧,被开凿出密密麻麻的阶梯,仿佛被镂刻过的象牙或者犀牛角,那些阶梯从孤峰的根基一直通向顶端,在山峰的顶部,似乎有几条断了的锁链垂下来。

    看到石阶和锁链,众人都明白,那是一座悬空栈道一样的锁链吊桥,因为隔着那百米宽度的山峰隆起的河面,还有一座相同的山峰遥相呼应。

    “这桥?怎么建造出来的?”拜狱目眩神迷地看着那明显就是人工垒成的山峰,看着那顶端生锈的锁链,情不自禁地感慨道:“就算有人在一边垒砌这样的山峰,将锁链扔到了对面,也没有人能够沿着锁链过去呀?甚至锁链本身,都会被那些巨浪冲走的呀?”

    “也许他们是从两边同时开工的也说不定。”银尘尝试着解释,却也想到了更多难以解释的谜团,越深入想下去越觉得混乱,干脆摆摆手道:“安啦!安啦!我们现在不用管那么多,只要能将桥修好就可以过去了。”

    他说完就径直走向那座孤峰,没有人跟上,没有阻止,也没有人出声,因为此刻所有人都知道,接下来的所有一切,都只有银尘一个人能够做到。

    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登上孤峰,而是走到一边,远离孤峰根基的地方,展开了魔法仪式。

    十秒钟不间断的咒语之后,地面传来一阵微弱的晃动,一片粗犷又充满野性的,泛着钢铁般森冷反光的黑影从地面上升起来,旋转着螺旋桨,吼叫着飞上高空。差点一头撞在穹顶之上,那是一架只可能出现在古代卡诺尼克尔文明中的直升飞机。

    直升飞机飞到孤峰的顶端,自动张开五条机械臂开始作业,打孔,安装螺栓,浇筑水泥,外层固定,然后扣上十条粗大的锁链,接着拖拽着锁链飞到对岸,将这一组动作行云流水地重复一遍,然后就在对面的山峰上解体。

    一层厚厚的钢板沿着最下面并排的四条锁链,波浪般前进着,所过之处全部变成了结实的桥面,智能化的钢板下面伸出许多抓钩,将钢板牢牢固定在锁链上面,几乎只用了不到两分钟就快速搭建起一架悬空浮桥。银尘头也不回地踏上孤峰背面的石阶,一级一级地登顶而去,他的背影在迅速完工的铁索桥下面,浮现出一种宗教般神幻不可测的光彩。

    太高端的科技,对文明本身而言就等同于神学。

    尽管已经见过一次,可是孤峰下面的一众正道们依然发出此起彼伏的惊叹声,农耕文明的人,永远不会明白机器与工业的恐怖,永远不会明白什么是高效的世界,无论是建造奇迹的高效还是杀人的高效。

    从嘴里蹦出几个贫乏的感叹词之后万剑心很帅气地甩了下黑色的长发,第一个追着银尘登上孤峰,他身旁的拜狱迟疑了一秒钟,敲敲自己的光头,也去追万剑心了,之后是一心要保护银尘的鬼厉名,和对银尘另眼相看的河老,然后,才是被赵凌云喝令着的其他人。

    虽然那悬索桥看起来无比地高大上,可是真正走上去才发现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高空之中,罡风呼啸,悬索桥几乎时时刻刻都在座三十度以上的摇摆,甚至作为引桥的两座山峰本身都在摇晃。悬索桥四根铁链担着钢板,剩下六根变成了左右两侧的护栏,银尘第一个,万剑心第二个,拜狱第三个,三个人双手抓着锁链,双脚在摇摇晃晃的钢板上奋力蹬踏着,艰难地朝对岸走去,长达一百米的铁索悬桥被狂风吹着,在五十米处颠簸成风中残叶。

    “该死的!这样根本过不去呀!还不如沿着河流走算了!”银尘全身肌肉紧绷到酸痛,却再也无法让自己移动分毫,这个时候,他才知道,这条所谓的天之索桥,不是年久失修坏掉了,而是从一开始就没有真正完工过。

    那两边矗立着的孤峰,其实就是这条只能存在于蓝图稿纸上的悬索桥的全部。

    千年之前,这条路就根本没有完工,不是经费不足,而是完全超出技术极限,这条河流里的水,如同不断推挤着的山峰,势不可挡,而河流上方的罡风,那是真正的,自然界的“钢风”!那风压如同平推着的钢块,那气流的推力几乎超过百米每秒的水流,银尘在索桥最颠簸的路段停下来,不能进,不能退,不能飞,不能放弃,甚至连瞬移都不可能。

    他感觉自己会挂在那里一辈子,要么就是手臂被整个扯断从桥面上掉下去,要么就是在桥面上坚持着,直到手臂被扯断。。

    a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七百零一章 大渡桥横铁索寒1-玄幻奇幻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唯一法神》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神击落太阳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