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仙韵传 -> 书目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天穹论道(九)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一千零六十章 天穹论道(九)

    波求点点头,沉思道:“的是!此下界能出现李运这样的人物已是惊世骇俗,再出现凌道子就更加让人难以置信!对了,你不是说过李运还会出现吗?”

    “根据消息,大周鼎盟要请李运在此定鼎,所以,在天穹论道之后,他应该是会出现的。”星算子说道。

    “好!只要他出现,我一定要把他抓起来好好问一下,这些事情就可以真相大白了!”波求笑眯眯道。

    星算子闻言一怔,神色颇为古怪地说道:“求尊大人要是抓住李运的话,那就太好了!到时可一定要让他说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没问题!我还要问他池尤之事呢!”波求肯定地说道。

    这次波求到此下界,主要目的就是要追寻池尤这个转世大妖尊之事,和其他许多从灵界到此寻找池尤的妖族大能的目的一样,若是能够得到池尤的记忆,则胜过得到无数宝贝。

    不过,池尤与尼勃一战之后神秘失踪,让许多妖族大能到现在仍然在万兽界盲目地寻找,而波求遇到星算子,从星算子的判断中分析出池尤的失踪与李运有密切关系,所以才会来到大周观看这次盛会。

    两人一边密议着,一边继续欣赏,发现天穹论道已经进入最后一项道意比赛,歌道大赛!

    修习歌道之人很多,但能够以歌入道之人却极少,从歌道大赛的参赛人数就可以看出来,只有不到三十人。

    相比起那些神禽种族,人族的确就要差得太多,许多神禽都是天生的歌者,但人族的血脉极低,在歌之一道上拥有天赋者极少,能够以歌入道者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这些人能够进入歌道,除了拥有人族罕见的天赋之外,无一不是通过艰苦的努力,加上较高的悟性,才能实现自己的目标。

    在这二十几人中,就有近二十人来自润雨学府,没办法,在歌师周龟年的影响力之下,歌道已经成为润雨学府的绝对优势。

    包括他的后辈周玉刚也是歌道好手,在大周鼎鼎有名,粉丝团极大。

    在前面的射日大赛中,周玉刚就曾出手过,可惜他在面对风尘子的梅花道意时,却鬼使神差地唱起了《大风歌》,结果风之道力反而被风尘子所利用,助长了梅花道意,败下阵来。

    不过,如果单纯比拼歌道的话,除了他的先辈周龟年之外,周玉刚的江湖地位还是很高的,在大周说第二,也只有周龟年敢说第一。

    但面对突然冒出来的凌道子,周龟年和周玉刚心里的想法都有所变化。

    周龟年已经猜到凌道子也是大运宫之人,而且在宫中的地位只怕比大哥雷响还要高,所以对凌道子是恭敬有加。

    而周玉刚并不知凌道子的真实身份,一心想为润雨学府在歌道上扳回一城,自然是要全力发挥,与凌道子比拼一番。

    他在底下盘坐调息,默默积蓄力量…

    前面的选手逐个上场表演,每个人的道意一展示,均会显现出一些异象,比如风、雨、花、草、树、鸟…

    这些异象随着歌中之意而来,让人有一些目不暇接,颇为新奇,引得场外之人都瞪大了眼睛,津津有味地边听边看。

    不过,对于主看台上的大能来说,这样的道力实在太弱,听听还可以,就当是娱乐放松了。

    梁泽叹道:“还是要等年兄和凌道子上台才行。”

    沈友希笑道:“梁兄此言差矣,润雨学府的周玉刚在歌道方面也是颇有造诣的。”

    “嗯,不错,这小子好象还颇有人缘…”

    “正是。哈哈,小娘皮嘛,总是容易引来许多女子的喜欢。”沈友希笑道。

    “此言极是!先前周玉刚在射日大赛出场时,总会引起阵阵尖叫!”梁泽赞同道。

    马颢一旁揶揄道:“你们怎么尽谈周玉刚?现在全场的人都盯着凌道子呢!”

    “这…哈哈,看来马兄已经被凌道子迷住了吧?”沈友希大笑道。

    “你…”

    马颢一口气堵在喉咙口出不来,脸色涨得通红。

    “哈哈!哈哈!!哈哈哈!!!”

    众大能一阵哄堂大笑。

    “嘘——”

    忽然,场外响起一片嘘声!

    众人一怔,以为这片嘘声是针对自己的,连忙转头看去,才发现原来并非如此,观众们的嘘声是送给刚刚登场的一名虬髯大汉!

    只见此人五大三粗,头发短短乱乱的,有如百鸟归巢,容貌粗旷,一副络腮胡子显得颇有气势,披着一身青色布袍,上面还打着几块补丁,极为朴素的样子。

    从报名来看,其名字叫李延年,与周龟年一样有一个年字,来自飘雪学府。

    虽然如此,但其相貌与众人印象中歌者的飘逸形象出入太多,难怪引起全场一片嘘声!

    此人似乎是一名新人,在以往的天穹论道大赛上从未出现过,也不知其歌道如何,但一般人均是极为看重相貌,特别是在歌之一道,无一不是俊男靓女,所以,一名粗豪汉子的出现就显得特别引人侧目。

    李延年刚一登场,就引来一顿嘲笑,却是毫不在意,环礼一周,昂首挺胸,展开喉咙歌唱起来!

    歌声深沉,逐渐变得激越悲壮,充满了雄浑之意,一下子就将全场的嘘声给压了下去!

    仔细一听,却发现他演唱的是最近流行的一首歌曲,乃是由周龟年作曲,李运作词的《满江红.怒发冲冠》: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

    “哇!!!”

    全场响起一片低呼声!

    没想到这个李延年出口不凡,雄壮的歌声一下子就震撼全场,随着歌声变得更加激扬,凝聚在他周围的灵气灵雾中隐隐出现了一名将军的声声怒吼长啸,带领着将士们长驱征战,饥餐露宿,重拾山河,那种一往无前,视死如归的气势让人动容,催人泪下!

    如此歌声,如此道力,如此演绎,李延年一唱成名!

    周龟年与周玉刚坐不住了,惊站起来,面面相觑,没有想到飘雪学府竟然冒出一匹黑马,看其修为还是元婴中后期,但歌之道力已明显超越了周玉刚,直追周龟年!

    这让润雨阵营有点措不及手,周龟年心中暗叹,看来自己也要拼一拼了。

    只见李延年一曲唱罢,居然还不下场,歌喉一转,歌声竟变得有如女子般绵软柔糯,清丽莺扬,仔细听来,却是一首《生查子.元夕》,同样是李运作词,周龟年作曲: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

    ……

    “天哪!!!”

    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李延年此曲竟然用女声演绎了一名闺怨少女,思念自己的情郎…

    人们仿佛可以看到这名少女如何在元夜之时游玩花市,彩灯高挂,偶遇一名少男,两人相约,情意浓浓,无限美好!

    但到了今年元夜,花市彩灯仍在,少男已失踪,只有这名害了相思病的少女在一角默默落泪,湿透春袖…

    所有人都似乎受到了感染,微微叹息…

    李延年一人可以同时演绎男声女声,男声如此雄壮,女声如此哀怨,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特别是女声,从他这样一名虬髯大汉的歌喉中却传出如此原汁原味的女声来,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置信!

    “完了,完了!”

    周龟年心中连连叹息,对自己能否战胜李延年也有些不确定起来。

    正如先前安黛仙子面临的局势一样,纤纤以筑基修为跳出极强的道境来,把安黛仙子逼到悬崖边上,如果不是有凌道子用乐道之力激发出她所有的潜力,恐怕很难让人信服地战胜纤纤。

    而现在的李延年也是如此,以元婴修为,却唱出极强的道境,而且是双重歌喉,一人同时展示男声女声,同样都达到了较高的道境。

    如果周龟年不能象安黛仙子那般超水平发挥,恐怕就算最后获胜,也是心头忐忑,于心不安!

    “李延年…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被飘雪学府雪藏至今,到现在才突然出现,打了自己一个措手不及…”周龟年心中狠狠说道。

    “小年,有没有把握?”李运的声音忽然在周龟年的脑海中响起。

    “大人?小奴的把握有些小…虽然小奴的道力胜过他,但也不是胜出太多,而他竟然可以一人演绎男声和女声,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周龟年连忙应道。

    “不错!李延年的确是有些出人意料,不过,这也并非什么新奇之事,在歌道上是早就有人尝试过的!”

    “竟然如此?!”周龟年一怔。

    “呵呵,当然!凌道子就会!而且,他一人还会唱童男童女、男声女声,模仿各种鸟兽鸣禽、争斗过招之声,甚至是一场大型战斗…”

    ……8)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一千零六十章 天穹论道(九)-仙侠武侠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仙韵传》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沁园居士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