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书 | 我的书架 | 加入书签 | 投月评票 | 返回书页
首页 -> 寒门状元 -> 书目 -> 第一六五五章 应对之策

上一页 | 下一页『 提示:本系统支持键盘左右方向键[←][→]翻页 』
第一六五五章 应对之策

    乾清宫寝殿。 X

    见萧敬哭得稀里哗啦,朱厚照眼睛红了,语气极为郑重:“萧公公,你尽管放心,即便离开宫中,朕也会让你留在京城,朕专门拨出一处皇庄供您居住,尽可安享晚年。朝事上朕有不懂之处,随时可召你进宫,向你请教!”

    萧敬面对朱厚照如此话语,泪流满面,不知该如何作答。

    以他与世无争的老好人心态,早就想离开皇宫这个是非之地,但真正让他走,他又有些舍不得,因为他对孝宗临终托孤始终抱有一种神圣的使命感。

    朱厚照以为萧敬恋栈权位,心情有些不爽了,他擦了擦眼睛,故作关切地问道:“萧公公,你还有何请求,只管说来听听。若有宗族子弟,尽可征调入锦衣卫,亦或者进入国子监读书,朕都会帮你实现心愿,甚至可征调五军都督府任职。”

    “朕长大了,现在想亲自打理朝政,这才会对你说这些肺腑之言……希望你能理解朕的苦衷。”

    萧敬哽咽地说道:“老奴……老奴并无他求。”

    朱厚照颔首:“既如此,那你便随朕去见母后,至于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你自己应该清楚。朕保证,你将来必定能享有荣华富贵,朕绝对不会亏待像萧公公这样忠心耿耿的顾命大臣!”

    萧敬依然哭个不停,却还是站起身来,跟随朱厚照去见张太后。

    朱厚照亲口提出让萧敬乞老归田的请求,很多事已经不由萧敬来作抉择。诚然,他可以坚持不放权,但这就意味着他跟皇帝彻底交恶。现在朱厚照“诚意满满”地向他敬酒,若他不喝,那下一步吃到的就是罚酒。

    以萧敬软弱的性格,只能妥协,别无他法。

    ……

    ……

    就在朱厚照带萧敬去见张太后的当天上午,萧敬乞老归田的事情便传出宫门。

    刘健和李东阳等人乍一听闻便感事关重大,之前在朝中,正是主持司礼监工作的萧敬采取了绥靖妥协的态度,才造成内阁对朝政大权的全盘掌控。

    若换上来的司礼监掌印太监不配合他们,那意味着内阁要掌握朝政会困难许多,拿不到朱批,很多事情都不能僭越办理。

    刘健赶紧叫李东阳、谢迁和王华三人到文渊阁商议事情,就算谢迁一直称病告假,此时也不得不振作精神应对此次危机。

    谢迁在家收拾衣物时,徐夫人有些发愁:“老爷,您才刚歇息几天,身子骨眼看好了些,怎又要回内阁做事……难道陛下不体谅您这一把老骨头……”

    “去去去,谁是老骨头?我精神好着呢……跟你说了多少遍,我没病,只是称病在家,别总把那些不好的东西往我身上安,不嫌晦气吗?”

    谢迁整理身上的朝服,神色间满是担忧,“萧公公引退可是大事……若萧公公从司礼监掌印位置上下来,谁人顶上去是个问题。若选的人不好,意味着以后内阁做事必须要多走一道程序,麻烦多多……在这紧要关头,我岂能不进宫?”

    徐夫人跟谢迁之间老夫老妻,说话没什么避忌,直接道:“老爷,你还当是以前呢?现在老爷已不得刘少傅信任。老爷你脾气倔,在朝中得罪的人不少,现在连在内阁中都说不上话,何必……”

    “别说了!”

    谢迁气得吹胡子瞪眼:“朝廷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妇道人家插嘴,老夫这就进宫,有什么事回来再说。昨日沈溪小儿来气我,今日你又在旁边说三道四……”

    徐夫人之前刚听谢迁说及沈溪回京的事情,顺便介绍沈溪带来的关于孙女的消息,这边话刚听了半截就被打断,心里自然不高兴,这才是她发牢骚的主要原因。

    事已既此,徐夫人不能说什么,帮谢迁整理好衣衫后送出门去。

    由于太过匆忙,谢迁临上马车的时候才发现忘带笏板了,之后午朝将谈及萧敬归隐之事,作为阁臣怎么都得前往奉天殿参加朝议,没有笏板意味着君前失仪,他可不想在朝廷发生大事时抽身事外。

    “愣着做什么?快进去拿来,许久不上朝,这会儿竟手忙脚乱……也不知事情为何会突然演变至此……萧公公乃先皇顾命之臣,如今陛下年少,他凭何引退?”

    ……

    ……

    谢迁进宫后,直接往文渊阁而去。

    等他抵达的时候,刘健、李东阳和王华已经等候在那儿了,为表示对谢迁的尊重,三人尚未开始谈事情。

    谢迁刚进来,气未喘匀,刘健便道:“于乔可听闻萧公公之事?”

    谢迁道:“之前并不知晓,还是传话人告之……此事已尘埃落定了?”

    李东阳在旁说道:“陛下已带萧公公去见过太后,太后对此表示赞同,估摸事情已经定下来了,即便咱们在朝堂据理力争,怕也无济于事。萧公公毕竟年老体迈,退下来也是应该的……”

    听到这样的话,谢迁忍不住看了刘健一眼,大概意思是,既然萧敬都主动引退,你这首辅估计也差不多做到头了,论岁数你刘少傅可比起萧公公还年长几岁。

    王华问道:“不知在稍后的朝会上,几位阁老是要对萧公公提出挽留,还是为司礼监选出新掌印?”

    几人都看向刘健,内阁中只有他这个首辅说了才算数,这次召集人前来议事,也是刘健的意思。

    刘健道:“既然萧公公有意引退,只能按照最坏的方向想。若司礼监新掌印能辅佐陛下,对朝事有所助益,即便更替也无太大问题。”

    李东阳和王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谢迁却有不同看法:“刘少傅所想怕是不太容易。此次主动引退恐非萧公公所愿,其中蕴含深意诸位难道不明白么?怕是陛下觉得手上权力不够,对朝事无法把控,这才起意动萧公公……”

    一句话就直指问题核心,刘健沉吟一下,问道:“于乔如何看待此事?”

    谢迁瘪瘪嘴:“以我看来,陛下此番怕是要以亲信掌司礼监,不是刘瑾就是张苑,亦或者从过往的东宫常侍中选择一人。这些内侍跟内阁关系疏远,将来内阁所做票拟能否过朱批一关,就要看是谁被提拔起来……反倒不若强行挽留萧公公,驳回陛下御旨。”

    李东阳惊讶地道:“于乔竟如此认为?以于乔看来,陛下此番已跟太后议定之事,内阁直接阻断,是否会招人话柄?”

    刘健缄默不言,和李东阳、王华一起看向谢迁,好似在等谢迁拿主意。

    谢迁明白几人有推他作出头鸟之意,但他久不上朝,对于掌控权力没有强烈的意愿,说话虽然直白和难听,但出发点却是为维护文官集团的利益。

    谢迁道:“你们不说,那我来说。总归要有人出言挽留,难道陛下让萧公公主动请辞,朝中上下连起码的挽留都没有?君臣之义何在?”

    刘健和李东阳对视一眼,随即点头:“于乔言之有理,那便由于乔领朝班提出挽留萧公公……之后太后会亲临奉天殿议事,若太后坚决不允,挽留之议便作罢。宾之,你认为宫中各司太监中,谁人担当司礼监掌印一职?”

    或许刘健意识到萧敬退下来几不可逆,开始寻求别的解决问题的办法,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在朝中选择跟内阁关系亲近的太监顶替萧敬。

    李东阳摇头:“刘少傅,既然陛下提出更迭萧公公,定已有心仪之人选,我等在此商议怕是无用。”

    刘健语气阴冷:“不能总让陛下任性妄为。萧公公以顾命大臣之身自司礼监掌印位置上引退,本就不合先皇临终遗命,若不以贤能之人接替执掌司礼监,朝中怕是要出乱子。如今朝事正逐渐步入正轨,明年当以海晏河清之势开启新元,若经此一事,许多定下的事情便会横生波折,这罪过可不是我等能承担……”

    王华问道:“刘少傅可有合适人选?”

    “嗯!?”

    刘健看了看王华,再看看谢迁,就算真有人选也不方便提出来。恰在此时,有太监到文渊阁传诏:“几位阁老,陛下在奉天殿升座,请诸位阁老前往参议朝政。”

    刘健挥挥手:“知道了,之后便会跟文武大臣同去。”说完正要起身,李东阳却拦住他,似乎有话要讲,刘健看这架势,转头对谢迁道:“于乔,你先和德辉前往奉天殿,我和宾之商议一些事。”

    如此一来,无疑说明刘健和李东阳将谢迁隔绝在最终决策之外。

    谢迁对此没什么怨恼,似乎他也认清楚了自己失势的现实,跟刘健和李东阳争论没有太大的意义,还不如识相些。

    出了文渊阁,谢迁在那儿自言自语:“……现在是萧公公,看来下一个就轮到老夫了。就是不知老夫最终跟谁一道请辞……”

    王华追上谢迁并肩而行,然后侧头问道:“于乔,听闻昨夜沈溪沈之厚回京,今天一大早便启程了?”

    谢迁皱眉:“你怎知晓?”

    王华道:“是兵部刘尚书所言……之前我在宫门外碰到他,他正前往五军都督府,似乎有关于西北方面军务商议,在下未及多问,现在回想却有些弄不明白,之厚为何来去如此匆忙?”

    这个问题,谢迁一时难以回答,琢磨好一会儿才道:“多半是想早些往西北赴任吧。”

    王华又再问:“昨夜沈溪回朝,今日陛下便让萧公公主动引退,两件事未免有些太过凑巧了吧?”

    言语间,王华有试探之意。

    谢迁笑了笑,回道:“沈溪回朝未曾入宫面圣。德辉,你不会觉得萧公公自请离朝之事跟他有关吧?”

    王华笑了笑,不置可否,显然他有这方面的怀疑。rw
更多精彩小说,欢迎访问大亿万先生 http://www.dajiadu.net

若发现 第一六五五章 应对之策-历史军事章节出错,请您点此与我们联系
本作品《寒门状元》为私人收藏性质,所有作品的版权为原作者 天子 所有!任何人未经原作者同意不得将作品用于商业用途,否则后果自负。

亿万先生